沉默之下压抑的满腔情深。

大概是这样,听到这首歌就很难过,想到离开的人,以及过去开心的事情。

【铠/露娜】狂沙

*偏颇于原来设定的剧情,坐等打脸

*铠/露娜相关,兄妹好棒啊 


外边漫起狂沙,行人都已经匿回建筑里头。铠推开酒馆的门,伴随门开的吱呀轻响,他身上原本粘上的砂砾尽数扬落,整个人已是干净如新。


“羊肉,还有酒。”他低眼望着面前矮了小半个头的酒馆小二,等到对方忙不迭的点头应了,才寻了个位置坐下。眉目清冷,坐姿端正,倒像是学堂里的学生。周围已经收拾出来了,四张凳子,围着桌子摆开了。


他抿一口粗茶。


门又开了,不过是被人踹的,吱呀一声,叫的凄凄惨惨。酒馆里的客人斜了片目光过去,又挪了回来,表情镇定地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心里头却不约...

想吃长城守卫队的日常

【酒茨】途歌

先存档


酒吞

雪渐渐地漫起来了。

天地之间,是浩荡的茫茫白色,云层被狂风绞碎,悠悠荡荡地漂浮在山峦之间。远山连绵,如同蜷伏深眠的巨兽。

酒吞扯了扯身上的衣服,他走的歪歪斜斜,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雪地。若是这时候有位与他熟稔的妖怪仔细看,会发现鬼王如今是尚未长开的、少年的身形,眉眼间是沉淀下来的成熟,只是缺少了岁月锻打的傲意。

酒吞明晰地理清自己现在的处境和状态——他处于生与死、虚幻与现实的夹缝之中。记忆因原先躯体的头和身的分离而四下零落,纷纷扬扬不知散去何处。

而眼下,他所要完成的事,就是要把缺失的记忆——以及力量——悉数找回。想到这里,他眼皮一撩,目光直直的刺向前方的白发妖怪。...

【碧蓝航线】早起计划

*碧蓝航线

*高雄/爱宕

*日常向


“你是不是又胖了?”


她们面对面坐着吃午餐,听到高雄这句话,爱宕拿起寿司还滞留在半空中的手停了停。


“少女的体重,可不能深究。”她回以惯有的微笑,是那种神秘又轻佻的弧度,好似能借着这句话不动声色的把高雄调戏一遭。高雄平静的转转眼珠子,没挪头,只是斜了一片目光上来。


我很认真。高雄用眼神这样说。按照爱宕对于姐姐的理解,她从来是不会随意做一些没有超过半成把握的结论的。高雄咽下盘子里的生鱼片,拿出餐巾擦了擦嘴角的芥末。声音清清冷冷地,仿佛只是做了个再简单不过的通知:“你该减肥了,我会监督你...

【碧蓝航线】碧海之上

*碧蓝航线

*俾斯麦/胡德


她用那样的温柔的目光望着她。


若是第一次看到的人,心里要低低的叫出声来。谁能想到俾斯麦向来冷硬如铁的目光竟然能够融化成水一般的脉脉温情?而这些温暖却是切实地存在着,譬如,当她遇见胡德的时候。


胡德匆匆赶到他们约定会面的地方,俾斯麦已经为她沏好了红茶,是她钟意的口味与温度。德国少女原本敛眉沉思,见到胡德,才舒展出浅浅的一个笑意,贴在唇角,很快就被攀升的温度蒸发了。


“和威尔士亲王他们讨论得有些晚了。”胡德还微微地喘息,话声中饱含歉意。


“没事。”...

【双龙组】夏时酒

*阴阳师手游同人。荒×一目连。

*私设如山。OOC。


先是小雨成网,絮絮密密地兜满整片天幕。雨滴溅落在前段时日才抽出嫩芽的,庭院的植物上,满目涌动的盈盈水绿。

晴明站着看了一会,才无奈地扭头对受邀来做客的博雅道:“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

博雅倒是很洒脱:“没关系,反正术法嘛,在哪儿看都是一样的。不如你让我看看你是怎么召唤式神的?”

晴明点头应允,窸窸窣窣的细碎声响过后,两人钻入屋内。一目连才拎了一壶酒,不紧不慢的走出来。

“鬼王给的。”一目连道。

他将酒壶摆在静默端坐着的荒的面前。闻言荒抬头看向一目连,只能望见一片模糊又清浅的绿色之中。

一目连的...

光影在荒身后的廊外撒落细碎斑驳的一地亮色,温度随着太阳的爬升无息攀爬,一丝热气在他面上凝出红润的色。
花鸟卷轻盈的乘着画卷漂浮、领着荒一路来到晴明憩息的屋前。她与荒耐心的等候里头的交谈声渐渐歇止,才伸手拉开纸门。
屋内打算出来的一人也侧身让过。只露出一只眼,日光在半边白色的发上流淌,像是刀刃一般刺目,金色的龙在他身后盘旋、鼓涨,发出低沉的对陌生来客的警告。
花鸟卷道:“风神大人。”
一目连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又有所感应的瞟了花鸟卷身后,一直不曾出过半句话声的陌生妖怪。
不是陌生,也不是友善的眼神。荒想,他在一目连的左眼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真是狼狈,他在内心暗嘲。

“啊呀,那你现在就是晴明大人的式神了罢...

【双龙组】重逢

*阴阳师同人,荒×一目连。

*OOC。

*想写的是阔别许久后的一见钟情……感觉没写出来,不知所云。


1.

那是一双狭长而冷厉的眼瞳,目光锐利,仿佛是秋日晨霜之下的出鞘刀刃,悄无声息便能取人性命。

“如此……就麻烦一目连大人去帮忙照顾新来的式神了。”八百比丘尼唇梢的微笑从容温和,曼声传达完晴明的托求之后向着一目连躬身,对方颔首回应之后,方才不急不缓的离去。

一目连又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回面前的青年——新来的妖怪式神——身上。青年也在打量他,如同人类一般的、却又比人类俊美许多的青年绷紧嘴唇,抿出拒人千里的僵直线条。眼神有若实质——是刺骨的刀——在一目连身上游移。

冷,而锋...

【酒茨】落魂

*酒吞童子×茨木童子

*有ooc,没剧情,本来是想要写感情戏的。


一.

最初,那不过是低声、模糊的细碎絮语。他需凝神仔细倾听,才分辨出其中兜兜转转的意义来。待到那声响要悄无声息的从黑暗中渐歇渐止,他的思绪又要再度沉入混沌之中时,蓦地一句清喝,他听得分明:“魂兮归来!”

酒吞睁开眼,头脑茫然。

面前的阴阳师亦是惊疑不定的模样,蹙眉后退三两步,试探性的出声询问:“酒吞童子?”

妖气在体内转了一周——这分明是一副符纸构成的躯体。酒吞的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只是不耐烦的开口:“安倍晴明,为何我会在这里?”

晴明愣怔片刻方才回神:“我在召唤大妖,好借他们的力量借我一用。”

“...

【酒茨】当他们通关羁绊时茨木在想什么

*酒吞童子×茨木童子。

*有OOC,剧情清奇。

*设定酒吞茨木早就在一起。

一.

“我不去。”

酒吞冷着一张脸,阴沉沉的灌满沉重的云翳。他斜眼瞟向茨木的方向,看见茨木正乖乖的任由萤草一众小妖怪折腾乱糟糟的红发,没有留心他和阴阳师进行的对话。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神乐为难的绞着手指:“但是,酒吞,你知道的,我们这个寮除了你、茨木还有姑获鸟就没有别的能上阵的式神了。”

酒吞想也不想:“那便让姑获鸟去,总之这件事情,你休想让我或者茨木去做。”

神乐幽幽的:“你知道的,姑获鸟原先升级六星的材料……”

即使现在并没有战斗,酒吞也察觉到自己的狂气蹭蹭往上涨。阴阳师实在是太过...

【酒茨】软肋

*酒吞童子×茨木童子。

*有ooc,剧情清奇。

*大概是还没明白自己已经喜欢茨木的酒吞。


一.

“强大如吾友,怎么可能会有软肋!”

一行人回到安倍晴明的庭院之后,茨木终于忍不住的出声辩驳。他的脸上还残留稀稀落落的几道血痕,还隐隐朝外渗着血珠。酒吞抱臂看着,向身后的绿衣草妖丢去一个眼神。


事情的起因简单得很:无非是晴明掐指一算——今日八岐大蛇掉落破势。八百比丘尼也在一旁——煽风点火一般的——胸有成竹的微笑:“啊啦,我有预感,今日会发生很多事情呢。”


于是晴明招呼自己的式神们,酒吞看了看屋外的茨木,以一种...

他想起来——也不算是很久之前——那时他的眼神,目光,心思苦苦痴缠于瑟瑟红枫间起舞的鬼女。对周遭发生的一切漠不关心。
茨木最后一次找他的时候带了陈年佳酿,他没有接,茨木也无甚反应。
吾友,最后一次了。茨木笑笑说,姿容坦荡。丝毫没有对死亡的恐惧之意。
而那时他从未料到那竟是永别。

狐狸,你将要去往何处?
容我之处。李白答道,他碧色的眼望向白龙,韩信回以一笑,傲骨铮铮,依稀存着将军的风度。
那带上我,可好?
那个瞬间他的耳中只听得见风声,韩信的问话仿佛梦境才有的梵音。
好。
李白说。

他伸出手去,手指无力的收张,想要紧紧的,严密的扣住扁鹊的手。
但是扁鹊只是安静的以目光描摹他的面容,而后跌堕而去,寸寸碎裂。
一眼万年。

拂衣

*王者荣耀的白鹊同人。

*OOC有。

*背景是瞎捏的,剧情也是瞎捏的,认真你就输了。


一.

愿你星辰长相伴,天地皆入梦。


二.

那是一抹足以称之为凛冽的白影,突兀的从扁鹊头顶呼啸而过,伴着清亮而洒脱的长啸,街上的人听得分明:“好酒!好酒!不醉不归!”

于是一声难见的哼笑便从扁鹊嘴中轻慢哼出。这么久过去了,他还是这样的性子。而后扁鹊顿住,他们曾经见过,这个想法轻慢的席卷他的思维,但是又在哪儿呢?

毒医的眉皱起,他表情冷淡,伫立于洋溢兴奋的、人来人往的大街之上显得格格不入。发觉思索无果后,他无谓的耸肩,拉拢围巾提着药材不紧不慢的离去。


三....

章之一

门窗外头的日光,仿佛深海之中轻柔伸展的水草,不紧不慢、一点一滴的渗入天香楼里头。

“我只想让你们替我捎几句话给他。”说话的是个很年轻的姑娘。袅娜的身姿,秀气的眉微微蹙着,眼神斜斜的看向另一边,好似看着角落一些常人所无法触及的物种。穆云辞的面容带有一种病态的颓与疲倦,她推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石。“作为报酬,这个东西可以送给你们。”

朱成碧好奇的伸出手指碰了碰——仿佛她从未见过这种精巧的小东西一般——而后狡黠的微笑:“这倒是可以。”

常青识相的拿过这东西收起来,不知是日光太过旺盛亦或者是别的缘故,穆云辞的身影竟然变得逐渐有些虚幻起来,但她毫无感觉的微笑:“大恩大德,无以回报。”

“...

一份问卷

1. 最擅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CP为猫茶,蒸汽朋克趴囖。

    仿佛是她沉湎于某个午后的梦境,俾斯麦看见了胡德。她们的距离十分的贴近,鼻尖相碰,胡德呼出的气息轻柔抚摸过俾斯麦的脸颊。她甚至能看到胡德脸上的,细细小小的绒毛。

    她们很久没有如此安静的在一个空间内相处得如此融洽。就好像回到了很早的时候,俾斯麦坐在床边,眼神依旧锐利如出鞘的刀,灰发少女垂眼静静地注视躺在床铺上休憩的胡德。叹息经由喉咙溢出嘴唇,却轻柔缱绻无法打扰沉睡者的安眠。


2. ...

威尔士亲王的眼神缓慢的顺着胡德纤细的手臂缓慢的往下挪移,最后定格在她们交握的手上。
俾斯麦的眼神微微一闪。隐隐加重握着胡德手掌的力道。然而胡德还不自知气氛变化,她眼底沉淀忧愁,欣喜而又悲伤的询问——
“威尔士,你这两年过得还好么?”
她缓慢的扭过自己的脖颈,勾勒微笑,口腔里的牙齿明晃晃的映着光,仿佛无数细小尖锐的利刃。
“我很好。”她答道,意味深长的,“再好不过了。”

复活

1.

那是一种冷冰冰的沉默,凝固延滞在房间里,苟延残喘挥之不去。

胡德推开门时手中托着一杯刚刚泡好的红茶,她敏锐的发觉不对,俾斯麦转头看她,眼底压满沉甸甸的阴翳。

“胡德。”俾斯麦说,她的声音沙哑,仿佛喉咙里含着沙砾。

她很久没有见到她这副模样了,最近一次,是在两年前——

“威尔士亲王回来了。”

——威尔士亲王永远的沉眠于深海的那天。

茶杯摔在地上四分五裂,红茶渗进脚下的地毯氤氲出红褐色的血一样的颜色。胡德的目光紧紧的胶着在细碎的瓷片上,指甲几近要陷入掌心。

“你说什么?”她轻声问,仿佛身陷梦境的人的低声呢喃。蓝色的眼瞳漾起粼粼波光,又或是翻涌的深海海面,有一层软软的水雾附着在她的睫毛上。

tbc.


无聊...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

手中的茶杯温暖舒适,是我习惯的温度。

面前的威尔士亲王静静地看着我。

“俾斯麦呢?”

我磕磕碰碰的问——这不对——我说话理应不是这样——

【联文】节日期间发生的一些事情(4)

这是一位上传完毕后就要去军训的苦命人TvT

太赶时间了,很多bug,拍砖轻点,怕疼。

同时对分在我身后的姑娘深感歉意。

我是第四棒的 @USN同人创作委员会萌新会员 

前文:01 02 03


提尔比茨推门而入的那刻俾斯麦嗅闻到了阴谋的腥膻味。

依旧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然而眼中的熠熠光彩却出卖了什么……俾斯麦探究的目光被自己披散的刘海恰到好处的遮住,她无意识的转笔,思索提尔比茨兴奋的缘由。那必然不是什么好事。直觉坚定的告诉俾斯麦。

“姐。你已经收到巡游表演的通知了吧?”她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杯能让人酥软的奶茶。这个比喻让俾斯麦恍惚一...

Better Together

*主角是萤火虫和信赖,胡德和俾斯麦。

*蒸汽朋克趴囖,魔法与近代科学之间的对峙。

*与老T一起讨论出来的脑洞,感谢跟我讨论出来的这个脑洞,完善了这个略奇怪的设定。 @T型提督_地狱七天游 

*因为要重新开始摸鱼了就把之前的片段发出来。


第一段.150722

:选取了萤火虫脱离家族,加入科学院并成为飞行员。与信赖共同搭档的部分。


时至此刻,萤火虫几乎要全然忘记之前的生活了——华服锦绣,蹁跹似蝶的羽扇,端正而刻板的贵族礼仪。如今那一切离她远远地,如那黑夜高高悬挂的星辰,遥不可及。


她敏捷的从机舱内跳下,把护目镜往...

提督50问

原作者见 @解语眠 

原地址见自己出的五十问自己玩一发。

PS:因为有段时间推图太凶猛于是就开了个小号,俩个答案请不要介意XD。


1.为什么会想到来当提督?

被同学安利。最简单的理由,深层一点的还是不要细究。现在想来有点侥幸,又觉得自己十分的可笑。

2.什么时候开始当提督的?

今年五月份。

3.当了多久的提督了?

两个月了吧。 

4.玩的是舰N还是舰C,还是双修?

戰艦少女 

5.在哪个服务器?

安卓黎塞留服

6..初始舰选的是?

萤火虫

初雪

7.还记得新手指引的建造任务出了谁吗?

科隆

好像是林仙级的

8.还...

文风挑战

1.自己惯有的文风

2.黑暗文风

3.KUSO

4.少女或小清新

5.翻译腔

6.苏

7.一看就有病

8.向原版致敬


1.

猜想了威尔士亲王与俾斯麦的对峙有可能发生的对话和神情。都是胡德的锅!


胡德这个单词脱口而出的同时俾斯麦便预料到大事不好。威尔士亲王的表情先是一怔,仿佛这个名字的到来令她猝不及防。而后她的头脑终于从震惊中开始运转,解除冻结,表情于瞬间蒙上某种冰冷渗人的冷漠。

“你…”俾斯麦迟疑着吐字,威尔士亲王的表情本能的让她感受到威胁,她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扣紧枪支的开关,蠢蠢欲动,等待凝固气氛被撕裂的那刻便是扣下扳机的时刻。

她展露冷...

【论坛体】德国舰女人似乎很讨厌我

49L>>红茶lady>>

打会儿字的时间你们就刷了那么多也真是……


50L>>大西洋的海风>>

挺好奇“她”的擦伤是怎样来的呢。


69L>>吔我头锤啦>>

我知道喔~


70L>>红茶lady>>

她的表情当即变得严肃、悲伤,就像深渊一样的悲伤感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她说她对不住我。停顿了一会儿又苦笑说。当初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也不能奢求我的原谅了。

我急忙解释说我不计较的,过去的就过去吧。

或许是德国人的天性作祟——我开始恨她那严谨,...

【论坛体】德国舰女人似乎很讨厌我

33L>>吔我头锤啦>>

楼主已经三天没回复了…是被口中的那位“德国舰女人”给拿去拆掉了吗?


46L>>红茶lady>>

谢谢33L的好意。后面的队形我删除了。

我简要的讲述一下这三天发生的事情。

听从了3L的建议之后我去写了一封信。交给德国舰女人之前我的心情…有点忐忑,因此我把信给了一位关系很好的朋友帮我查缺补漏。但是很奇怪的,朋友看到之后脸色变得很难看,我担心的询问是不是我的措辞有问题。朋友却说你为什么要丢弃皇家海军的骄傲去低声下气的求那个舰女人?

纠结了一会儿我回过神才发觉朋友已经走掉了。

晚上时我收到了德国舰...

【黑桃KQ】归来的死者

*黑桃米英


第一章


第二章


无论是谁,哪怕是神灵亦会有疏忽之时。王耀自然也不例外。而没能阻止弗朗西斯千里迢迢从他的宫殿赶到洋溢欢喜气氛的黑桃国度便是王耀人生中的一大疏忽。

请原谅我的谎言。王耀轻声在心中祈祷。与弗朗西斯对视的眼瞳镇定冷静,嘴上言语不失礼节却也显得咄咄逼人:“您不必太过劳心,这是我们王国内部的事情。”弗朗西斯唇梢高高挂起的玩味笑意太过挑衅,王耀竭力抑制内心不满,“而且我并未听到过陛下失踪的消息。”

“啊呀。”弗朗西斯轻声感叹,“亏得基尔伯特那家伙告诉我阿尔弗雷德失踪的消息,害我不辞辛苦劳累赶到这儿打算安慰痛失伴侣的亚瑟。”

王耀张张嘴唇,脑中的反驳话语轻轻...

【论坛体】德国舰女人似乎很讨厌我

Warship Girls>>日常>>情感咨询


1L>>红茶lady>>

各位贵安。

最近提督演习遇见的大佬越来越多了,于是她重新让赋闲在港口的我编入舰队。本来我担心会跟舰队的新锐们相处不好,但是我的忧虑很快就被打消了——她们都很温柔,不会经常计较我假摔或者脸接炮弹之类的。也许同国战舰无意中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

啊,好像说了太多的题外话。最近在纠结舰队中德国战舰对我的态度,她似乎很抗拒跟我接触…即使皇家海军曾经与她们水火不容,但我想这么长久的过去也应该放下一些事情了。我想提督不会愿意看到舰队会因为我们俩的关系而变得一团糟...

“我需要一副墨镜。”

每次回港口都被自家舰娘晒一脸血系列。

其实不用回港口,在港口就已经被晒出血了。

其实并没有晒。

吃我安利!(这才是重点


终于让我有所觉悟是因为晓主动提出要跟萤火虫一起出击。当时我还是不明白她们之间的关系在昨晚短短的七分钟游戏中发生了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只是呆滞懵懂的问:“那你的姐妹们呢?”

“那个……”晓窘迫不安的四处张望,纷乱的视线看到某一点时定住,我顺着同样方向看过去,萤火虫正跟上下浮动的使魔一起朝我们——确切的说是响——兴奋的挥手。身后的海伦娜无奈的带着一群小学生等待她们的归队。

我回忆起今天的出征任务是让不省心的驱逐舰们升级。愣怔的片刻萤火虫忍耐不住...

© 雁归沉却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沉吟日落寒鸦起,却望柴荆独自回。
沉却沉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