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怕梦见花枝春满

*OOC+烂文笔+逻辑已死

*一块很难吃的甜饼

*bug好多,轻拍qwq


一.

“明兄!明兄!要不要下去人间玩儿?”


师青玄的呼喊一路从地师殿外喊到地师殿内,白衣的风师笑吟吟地摇晃风师扇,推开地师殿大门。


贺玄方从一堆繁杂祈愿中抽出身来,挑了一件最为重要的打算下凡处理,再顺便一察黑水鬼蜮有无异常。面对师青玄不太适宜的邀请,仅仅是抽了抽眉角。


他瞟了师青玄一眼,道:“我有要事在身。”


师青玄手中扇子“唰”的一合,把扇子抵在下巴处,轻快道:“我听灵文说了——是得处理一桩棘手的祈愿对吧!不如让我随明兄下凡...

被124章虐死,青玄要崩溃了吧

一把打了一个小时的克隆,顽强抵抗的王昭君(。)

*王者荣耀,策约

*现代paro,威尼斯狂欢×绝影神枪

*我流瞎几把乱写,OOC。


前文


二.

花木兰将刚买的大杯可乐塞进高长恭怀里,低头瞟了手机里刚接入的信息。她带着些许惊愕地蹙起眉,语气不快:“不是吧……这家伙不是很守约的吗?怎么忽然跟别人跑了。”


高长恭凑过去:“有人约他?看起来像是刚认识的。”他笑了笑,“——该不会是什么艳遇吧。”


露娜思索了一下百里守约被艳妆女郎缠上的场景,没忍住笑出声。铠宠溺地拍拍妹妹的头。苏烈一本正经地说一切皆有可能,毕竟我们守约先天条件那么足,对吧?


演出快开始了。花木兰再无奈也...

想了个脑洞:

一群人清理边境魔种的时候,百里守约一枪爆了魔种首领的头,然后他跳下去看的时候忽然被那个首领喷了一口毒雾。

看到这个场景玄策暴走直接把那个首领剁成几块几块的,最后连拷问一下究竟是什么毒都没来得及。

周围的人很害怕会不会出事,幸好最近神医扁鹊来到这儿,请他看病。

扁鹊一脸古怪:这不是什么很致命的毒,但是很奇特……

长城守卫队众:要怎么解!

扁鹊:让他最亲近的人晚上和他一起睡觉,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然后就是个,产乳play【。】

救命啊,我好想看啊

每次去救甄姬她都闪现走,留下我一个凄惨的被群殴。
这兄弟俩是真的凶,成双入对各种飞起。

国庆再把摸鱼放上来吧……w

*王者荣耀

*策约

*现代paro,威尼斯狂欢×绝影神枪

*OOC


一.

百里守约拎起皮箱离开之前,花木兰出声叫住了他。


“守约啊,晚点儿要不要一起去玩?”花木兰提议道。她见百里守约没有吭声,又懒懒地添上一句,“队长请你去看马戏——怎么样?”


苏烈揽住百里守约肩头,叠声撺掇道去吧去吧毕竟队长请客,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百里守约温和的笑笑,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见百里守约答应了,花木兰才把他放走。铠沉默地望着百里守约拿着的东西——里面全是钞票。自从半个月前李元芳透露出一个——百里守约这些年来都在寻找的人出现——的消息之后,百里守约接任务的频率愈发地...

有没有皮肤设定的策约同人啊。

比如说雇佣兵和一个看上去乖巧可爱其实很喜欢玩各种稀奇古怪的play的马戏团团长?


我有一个哥哥,我最喜欢他了。

我……还没有找到我失散的弟弟。

摸了个鱼,内容差不多是花木兰去沙漠深处追查魔种异动,然后遇见兰陵王,两个人一拍即合一起去了。

然后被人弹劾,剩下的队员一看,不得了,收拾收拾去追队长了,还捎带了一个编外队员露娜(强行带铠露)

= =但是其实没什么内涵,感觉不能弘扬些什么东西。甜甜甜也没有。

*没有深入了解设定,可能会和游戏里面的剧情有(很大)出入。

*CP铠露,OOC我的锅qwq


长城之外,是肆意席卷的滚滚风尘,奔涌朝前的魔种身影被他们踏起的尘沙模糊成大团大团的黄黑身影。隔了百里,也能听到他们仇恨的叫喊,不甘又凶恶。


花木兰站在城墙上,远远地望一眼,很嫌弃地扭过头:“怎么这么恶心。”


苏烈嘲笑她:“长的帅的会和这群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混在一起吗?”


百里玄策嘲笑苏烈:“那你应该和那群魔种混一起去。”苏烈听了要揍他,百里守约拦住了。他用眼神对苏烈说别闹,百里玄策同仇敌忾地小声说:“苏烈大哥,要是被刚来的小姐姐看到了可怎么好...

*偏颇于原来设定的剧情,坐等打脸

*铠/露娜相关,兄妹好棒啊 


外边漫起狂沙,行人都已经匿回建筑里头。铠推开酒馆的门,伴随门开的吱呀轻响,他身上原本粘上的砂砾尽数扬落,整个人已是干净如新。


“羊肉,还有酒。”他低眼望着面前矮了小半个头的酒馆小二,等到对方忙不迭的点头应了,才寻了个位置坐下。眉目清冷,坐姿端正,倒像是学堂里的学生。周围已经收拾出来了,四张凳子,围着桌子摆开了。


他抿一口粗茶。


门又开了,不过是被人踹的,吱呀一声,叫的凄凄惨惨。酒馆里的客人斜了片目光过去,又挪了回来,表情镇定地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心里头却不约...

*碧蓝航线

*高雄/爱宕

*日常向


“你是不是又胖了?”


她们面对面坐着吃午餐,听到高雄这句话,爱宕拿起寿司还滞留在半空中的手停了停。


“少女的体重,可不能深究。”她回以惯有的微笑,是那种神秘又轻佻的弧度,好似能借着这句话不动声色的把高雄调戏一遭。高雄平静的转转眼珠子,没挪头,只是斜了一片目光上来。


我很认真。高雄用眼神这样说。按照爱宕对于姐姐的理解,她从来是不会随意做一些没有超过半成把握的结论的。高雄咽下盘子里的生鱼片,拿出餐巾擦了擦嘴角的芥末。声音清清冷冷地,仿佛只是做了个再简单不过的通知:“你该减肥了,我会监督你...

*碧蓝航线

*俾斯麦/胡德


她用那样的温柔的目光望着她。


若是第一次看到的人,心里要低低的叫出声来。谁能想到俾斯麦向来冷硬如铁的目光竟然能够融化成水一般的脉脉温情?而这些温暖却是切实地存在着,譬如,当她遇见胡德的时候。


胡德匆匆赶到他们约定会面的地方,俾斯麦已经为她沏好了红茶,是她钟意的口味与温度。德国少女原本敛眉沉思,见到胡德,才舒展出浅浅的一个笑意,贴在唇角,很快就被攀升的温度蒸发了。


“和威尔士亲王他们讨论得有些晚了。”胡德还微微地喘息,话声中饱含歉意。


“没事。”...

*阴阳师手游同人。荒×一目连。

*私设如山。OOC。


先是小雨成网,絮絮密密地兜满整片天幕。雨滴溅落在前段时日才抽出嫩芽的,庭院的植物上,满目涌动的盈盈水绿。

晴明站着看了一会,才无奈地扭头对受邀来做客的博雅道:“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

博雅倒是很洒脱:“没关系,反正术法嘛,在哪儿看都是一样的。不如你让我看看你是怎么召唤式神的?”

晴明点头应允,窸窸窣窣的细碎声响过后,两人钻入屋内。一目连才拎了一壶酒,不紧不慢的走出来。

“鬼王给的。”一目连道。

他将酒壶摆在静默端坐着的荒的面前。闻言荒抬头看向一目连,只能望见一片模糊又清浅的绿色之中。

一目连的...

光影在荒身后的廊外撒落细碎斑驳的一地亮色,温度随着太阳的爬升无息攀爬,一丝热气在他面上凝出红润的色。
花鸟卷轻盈的乘着画卷漂浮、领着荒一路来到晴明憩息的屋前。她与荒耐心的等候里头的交谈声渐渐歇止,才伸手拉开纸门。
屋内打算出来的一人也侧身让过。只露出一只眼,日光在半边白色的发上流淌,像是刀刃一般刺目,金色的龙在他身后盘旋、鼓涨,发出低沉的对陌生来客的警告。
花鸟卷道:“风神大人。”
一目连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又有所感应的瞟了花鸟卷身后,一直不曾出过半句话声的陌生妖怪。
不是陌生,也不是友善的眼神。荒想,他在一目连的左眼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真是狼狈,他在内心暗嘲。

“啊呀,那你现在就是晴明大人的式神了罢...

*阴阳师同人,荒×一目连。

*OOC。

*想写的是阔别许久后的一见钟情……感觉没写出来,不知所云。


1.

那是一双狭长而冷厉的眼瞳,目光锐利,仿佛是秋日晨霜之下的出鞘刀刃,悄无声息便能取人性命。

“如此……就麻烦一目连大人去帮忙照顾新来的式神了。”八百比丘尼唇梢的微笑从容温和,曼声传达完晴明的托求之后向着一目连躬身,对方颔首回应之后,方才不急不缓的离去。

一目连又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回面前的青年——新来的妖怪式神——身上。青年也在打量他,如同人类一般的、却又比人类俊美许多的青年绷紧嘴唇,抿出拒人千里的僵直线条。眼神有若实质——是刺骨的刀——在一目连身上游移。

冷,而锋...

*酒吞童子×茨木童子

*有ooc,没剧情,本来是想要写感情戏的。


一.

最初,那不过是低声、模糊的细碎絮语。他需凝神仔细倾听,才分辨出其中兜兜转转的意义来。待到那声响要悄无声息的从黑暗中渐歇渐止,他的思绪又要再度沉入混沌之中时,蓦地一句清喝,他听得分明:“魂兮归来!”

酒吞睁开眼,头脑茫然。

面前的阴阳师亦是惊疑不定的模样,蹙眉后退三两步,试探性的出声询问:“酒吞童子?”

妖气在体内转了一周——这分明是一副符纸构成的躯体。酒吞的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只是不耐烦的开口:“安倍晴明,为何我会在这里?”

晴明愣怔片刻方才回神:“我在召唤大妖,好借他们的力量借我一用。”

“...

*酒吞童子×茨木童子。

*有OOC,剧情清奇。

*设定酒吞茨木早就在一起。

一.

“我不去。”

酒吞冷着一张脸,阴沉沉的灌满沉重的云翳。他斜眼瞟向茨木的方向,看见茨木正乖乖的任由萤草一众小妖怪折腾乱糟糟的红发,没有留心他和阴阳师进行的对话。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神乐为难的绞着手指:“但是,酒吞,你知道的,我们这个寮除了你、茨木还有姑获鸟就没有别的能上阵的式神了。”

酒吞想也不想:“那便让姑获鸟去,总之这件事情,你休想让我或者茨木去做。”

神乐幽幽的:“你知道的,姑获鸟原先升级六星的材料……”

即使现在并没有战斗,酒吞也察觉到自己的狂气蹭蹭往上涨。阴阳师实在是太过...

*酒吞童子×茨木童子。

*有ooc,剧情清奇。

*大概是还没明白自己已经喜欢茨木的酒吞。


一.

“强大如吾友,怎么可能会有软肋!”

一行人回到安倍晴明的庭院之后,茨木终于忍不住的出声辩驳。他的脸上还残留稀稀落落的几道血痕,还隐隐朝外渗着血珠。酒吞抱臂看着,向身后的绿衣草妖丢去一个眼神。


事情的起因简单得很:无非是晴明掐指一算——今日八岐大蛇掉落破势。八百比丘尼也在一旁——煽风点火一般的——胸有成竹的微笑:“啊啦,我有预感,今日会发生很多事情呢。”


于是晴明招呼自己的式神们,酒吞看了看屋外的茨木,以一种...

他想起来——也不算是很久之前——那时他的眼神,目光,心思苦苦痴缠于瑟瑟红枫间起舞的鬼女。对周遭发生的一切漠不关心。
茨木最后一次找他的时候带了陈年佳酿,他没有接,茨木也无甚反应。
吾友,最后一次了。茨木笑笑说,姿容坦荡。丝毫没有对死亡的恐惧之意。
而那时他从未料到那竟是永别。

狐狸,你将要去往何处?
容我之处。李白答道,他碧色的眼望向白龙,韩信回以一笑,傲骨铮铮,依稀存着将军的风度。
那带上我,可好?
那个瞬间他的耳中只听得见风声,韩信的问话仿佛梦境才有的梵音。
好。
李白说。

他伸出手去,手指无力的收张,想要紧紧的,严密的扣住扁鹊的手。
但是扁鹊只是安静的以目光描摹他的面容,而后跌堕而去,寸寸碎裂。
一眼万年。

*王者荣耀的白鹊同人。

*OOC有。

*背景是瞎捏的,剧情也是瞎捏的,认真你就输了。


一.

愿你星辰长相伴,天地皆入梦。


二.

那是一抹足以称之为凛冽的白影,突兀的从扁鹊头顶呼啸而过,伴着清亮而洒脱的长啸,街上的人听得分明:“好酒!好酒!不醉不归!”

于是一声难见的哼笑便从扁鹊嘴中轻慢哼出。这么久过去了,他还是这样的性子。而后扁鹊顿住,他们曾经见过,这个想法轻慢的席卷他的思维,但是又在哪儿呢?

毒医的眉皱起,他表情冷淡,伫立于洋溢兴奋的、人来人往的大街之上显得格格不入。发觉思索无果后,他无谓的耸肩,拉拢围巾提着药材不紧不慢的离去。


三....

章之一

门窗外头的日光,仿佛深海之中轻柔伸展的水草,不紧不慢、一点一滴的渗入天香楼里头。

“我只想让你们替我捎几句话给他。”说话的是个很年轻的姑娘。袅娜的身姿,秀气的眉微微蹙着,眼神斜斜的看向另一边,好似看着角落一些常人所无法触及的物种。穆云辞的面容带有一种病态的颓与疲倦,她推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石。“作为报酬,这个东西可以送给你们。”

朱成碧好奇的伸出手指碰了碰——仿佛她从未见过这种精巧的小东西一般——而后狡黠的微笑:“这倒是可以。”

常青识相的拿过这东西收起来,不知是日光太过旺盛亦或者是别的缘故,穆云辞的身影竟然变得逐渐有些虚幻起来,但她毫无感觉的微笑:“大恩大德,无以回报。”

“...

1. 最擅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CP为猫茶,蒸汽朋克趴囖。

    仿佛是她沉湎于某个午后的梦境,俾斯麦看见了胡德。她们的距离十分的贴近,鼻尖相碰,胡德呼出的气息轻柔抚摸过俾斯麦的脸颊。她甚至能看到胡德脸上的,细细小小的绒毛。

    她们很久没有如此安静的在一个空间内相处得如此融洽。就好像回到了很早的时候,俾斯麦坐在床边,眼神依旧锐利如出鞘的刀,灰发少女垂眼静静地注视躺在床铺上休憩的胡德。叹息经由喉咙溢出嘴唇,却轻柔缱绻无法打扰沉睡者的安眠。


2. ...

威尔士亲王的眼神缓慢的顺着胡德纤细的手臂缓慢的往下挪移,最后定格在她们交握的手上。
俾斯麦的眼神微微一闪。隐隐加重握着胡德手掌的力道。然而胡德还不自知气氛变化,她眼底沉淀忧愁,欣喜而又悲伤的询问——
“威尔士,你这两年过得还好么?”
她缓慢的扭过自己的脖颈,勾勒微笑,口腔里的牙齿明晃晃的映着光,仿佛无数细小尖锐的利刃。
“我很好。”她答道,意味深长的,“再好不过了。”

1.

那是一种冷冰冰的沉默,凝固延滞在房间里,苟延残喘挥之不去。

胡德推开门时手中托着一杯刚刚泡好的红茶,她敏锐的发觉不对,俾斯麦转头看她,眼底压满沉甸甸的阴翳。

“胡德。”俾斯麦说,她的声音沙哑,仿佛喉咙里含着沙砾。

她很久没有见到她这副模样了,最近一次,是在两年前——

“威尔士亲王回来了。”

——威尔士亲王永远的沉眠于深海的那天。

茶杯摔在地上四分五裂,红茶渗进脚下的地毯氤氲出红褐色的血一样的颜色。胡德的目光紧紧的胶着在细碎的瓷片上,指甲几近要陷入掌心。

“你说什么?”她轻声问,仿佛身陷梦境的人的低声呢喃。蓝色的眼瞳漾起粼粼波光,又或是翻涌的深海海面,有一层软软的水雾附着在她的睫毛上。

tbc.


无聊...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

手中的茶杯温暖舒适,是我习惯的温度。

面前的威尔士亲王静静地看着我。

“俾斯麦呢?”

我磕磕碰碰的问——这不对——我说话理应不是这样——

雁归沉却

不问身归处只求烈酒温喉。
沉迷学习,慎fo。

© 雁归沉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