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白

【讯博】夏日约会的正确方式

*讯使×我流男博,第一人称

*算是前一篇后续小甜饼

*写得不好不要骂我,你骂我我就说对不起


前篇走这:


-1-

如果不是前几天罗德岛恰好停泊寻求补给,而我,被讯使生拉硬拽才愿意去甲板上放放风的博士恐怕还不知道,罗德岛停靠的地点是汐斯塔。

 

汐斯塔——对于我这种失忆的家伙而言这是个陌生的城市。我的干员们倒是听说过,不过也仅限出身于维多利亚的,更多的就像我一样:嗯,这是个城市,然后呢?

 

——清爽的海风,好吃的海鲜,以及极具热带风情的建筑物,保证让各位来客拥有五星...

【舟浮梅】如毒焰灼心(R)

*万字剧情小车车

*内含轻微m/o/b,足jiao,窒息play

*被屏蔽三次我真的好累,怒换大号发


片段:

他听见自己在问:“我可以吻你吗?”


 梅菲斯特笑出声来,他笑得那么畅快,仿佛浮士德刚刚的要求是个滑稽的笑话。他语气温柔地回答道:“当然可以,什么时候都可以。我永远都不会拒绝你。”


全文见评论链接TVT

如果评论链接被吞了的话直接上A O 3搜文名吧qwq心累

_(:з」∠)_

一回复才发现不对,草了

【讯博】追求助理的错误方式

*讯使×博士♂,博士第一人称,超级ooc

*有小车车,慎重观看,被雷到不负责

*感谢老T帮我抓虫+取名

 

 

 

 

 

一.

讯使的简历是我从采购中心换来的。当时我捏着薄薄的一张纸,轻飘飘的,我第一眼就看到上面贴着的照片,他的表情并不严肃,反而是在微笑着。笑容有一种感染力,看得让人不由自主地心情变好。

 

可露希尔还想将一把龙门币塞进我口袋里。促销,博士,促销!她说,只需要五十信用点!

 

我思忖了片刻,答应了。龙门币塞满我两个衣袋,险些兜不住。

 

于是讯使来报道的时...

游戏扩列的朋友都给我塞我没有的线索

想送回去

一看,都是7

想写银博塞赫bg讯博

【银博/pwp】致瘾

*银灰×博士♂,一辆小三轮,单纯为搞而扯的剧情。
*私设打药成瘾,很雷,没什么逻辑,请慎重。

片段:

隔着外套银灰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与以往不同,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但是博士没有细想下去,他的手还握着那些东西,即使知道银灰可能会因此震怒,他矛盾而又期待着。

究竟在期待什么——博士也说不上来,但是他知道,一切的不同将会是银灰给予他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全文点这里

卑微的想要扩列,官服夜尽宵明染霜白,会有人看看我吗(。

【银博/pwp】chocolate first

*银灰×博士♂,是车,单纯为搞而搞的pwp

*没有逻辑,可能触雷


片段:

博士的嘴唇急切的贴了上来,他很热——银灰想,像是已经在烈日下晒得灼热的、熟透的果子,散发着馥郁的香味,这太诱人了,银灰镇定的微微低下头,咬上博士的嘴唇。


有巧克力的甜味。接吻的时候银灰如此发觉。


而后银灰想起来,博士是会常年随身携带一条巧克力,据说在疲倦的时候吃上一条可以稍微缓解压力带来的偏头痛症状。这个习惯甚至影响到他身边的人——阿米娅、银灰,甚至凯尔希医生在最初的抗拒之后也偶尔会带着一两条巧克力递给博士。


结束亲吻...

【双龙】假如白龙突然倒戈

*if世界线吧应该,只有一点点cp。
*活化潜龙和潜龙。
*假如忽然间活化潜龙不想玩了。

这情况发展的不对。

一开始,史坦尼亚笑的猖狂,毕竟他才研制出了活化球员,还将赤足一队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白龙也仿佛是有意戏弄潜龙一样,将球运运停停,却不给潜龙可乘之机。

潜龙咬紧牙,他固然愤怒,但斗志亦在熊熊燃烧。高迅连声劝他冷静,潜龙克制的回以一句我明白了。

白龙和他对视,这位活化球员的面貌与潜龙神似,然却有一种潜龙所没有的恣肆。

白龙忽然停住,潜龙下意识想要前去抢球——却又担心是别的什么花招,两个人都停住,队友见状,不约而同停下动作。

史博士心生不详,他眉头皱紧,强硬的下令:“活化潜龙,快点给我...

【简迅】关系探讨

*超智能足球相关,奥尼和高迅。
*片段灭文法,ooc。

对于普通人而言,简·奥尼实在是同龄人之中尤为出类拔萃的存在——无论风度、学识、修养,以及在超智能足球上的见识,简直完美得让人心生妒忌。

“反观高迅就不同了。”猫猫说,“他除了超智能足球还有信息课成绩,哪一项能够和奥尼相提并论?”

粉丝滤镜的作用是可怕的。花王和肥宝交换眼神,而高迅依然是那副神神道道的样子,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似乎自从奥尼在千钧一发的关头回来,与赤足携手击溃卓龙的克隆球员后,两个人的关系就变得微妙起来——仿佛踩在钢丝上,摇摇欲坠。

“所以说啊——”猫猫咬牙切齿的望过去,她目光凶狠,像钉子似的要把高迅捅穿...

摸鱼鱼

“我喜欢上一个人。”

申闪闪的话听起来诚恳无比,再配上她一副忧郁的、惆怅的面容,十分具有说服力。

坐在她对面的辜亦笑出声来,眉眼弯弯,她托着下巴感叹道:“哇,真的吗?”她停了一下,又假装得毫不在意的八卦道,“你喜欢上谁了,说来听听?”

申闪闪面无表情的喝了一口柠檬茶,她觉得那股酸涩的味道已经涌入了心里,整个心跟一颗皱巴巴的柠檬似的——天啊,申闪闪想,怎么没人告诉我,暗恋这么可怕啊。

辜亦端详她片刻,她的朋友现在看起来没有平常那种沉迷学习的热情了,如今倒是十分的苦恼与无助——并不是她能帮上忙的。

辜亦说:“我不认识的?”

申闪闪“嗯”了一声。目光又望向窗外。玻璃窗映出外头猛烈的日光,...

一个脑洞

行行复行行 20:55:06
我的脑洞就是
行行复行行 20:55:26
老弟是个疯子,老哥早死了,变成了一个记忆全失的恶魔
行行复行行 20:55:47
因为老哥死了老弟开始疯疯癫癫的,想着召唤恶魔复活他哥
行行复行行 20:56:05
结果有一天他真的误打误撞抓到了一个恶魔,就开始了你情我愿的啪啪啪
TT 20:56:08
蓝后
行行复行行 20:56:25
恶魔还骗他说等你死了之后灵魂归我,我会让你们两兄弟永远在一起
TT 20:56:43
蓝后
行行复行行 20:57:04
老弟就觉得恶魔发现他心底最肮脏的想法了,比如说知道他喜欢他哥,就变成他哥的样子来骗他。
TT 20:57:31
蓝后
行行复行行 20:57:38
他...

【策约】阋墙2

*王者荣耀,策约

*现代paro,威尼斯狂欢×绝影神枪

*我流瞎几把乱写,OOC。


前文


二.

花木兰将刚买的大杯可乐塞进高长恭怀里,低头瞟了手机里刚接入的信息。她带着些许惊愕地蹙起眉,语气不快:“不是吧……这家伙不是很守约的吗?怎么忽然跟别人跑了。”


高长恭凑过去:“有人约他?看起来像是刚认识的。”他笑了笑,“——该不会是什么艳遇吧。”


露娜思索了一下百里守约被艳妆女郎缠上的场景,没忍住笑出声。铠宠溺地拍拍妹妹的头。苏烈一本正经地说一切皆有可能,毕竟我们守约先天条件那么足,对吧?


演出快开始了。花木兰再无奈也...

想了个脑洞:

一群人清理边境魔种的时候,百里守约一枪爆了魔种首领的头,然后他跳下去看的时候忽然被那个首领喷了一口毒雾。

看到这个场景玄策暴走直接把那个首领剁成几块几块的,最后连拷问一下究竟是什么毒都没来得及。

周围的人很害怕会不会出事,幸好最近神医扁鹊来到这儿,请他看病。

扁鹊一脸古怪:这不是什么很致命的毒,但是很奇特……

长城守卫队众:要怎么解!

扁鹊:让他最亲近的人晚上和他一起睡觉,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然后就是个,产乳play【。】

救命啊,我好想看啊

【策约】阋墙1

*王者荣耀

*策约

*现代paro,威尼斯狂欢×绝影神枪

*OOC


一.

百里守约拎起皮箱离开之前,花木兰出声叫住了他。


“守约啊,晚点儿要不要一起去玩?”花木兰提议道。她见百里守约没有吭声,又懒懒地添上一句,“队长请你去看马戏——怎么样?”


苏烈揽住百里守约肩头,叠声撺掇道去吧去吧毕竟队长请客,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百里守约温和的笑笑,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见百里守约答应了,花木兰才把他放走。铠沉默地望着百里守约拿着的东西——里面全是钞票。自从半个月前李元芳透露出一个——百里守约这些年来都在寻找的人出现——的消息之后,百里守约接任务的频率愈发地...

摸了个鱼,内容差不多是花木兰去沙漠深处追查魔种异动,然后遇见兰陵王,两个人一拍即合一起去了。

然后被人弹劾,剩下的队员一看,不得了,收拾收拾去追队长了,还捎带了一个编外队员露娜(强行带铠露)

= =但是其实没什么内涵,感觉不能弘扬些什么东西。甜甜甜也没有。

【铠露】同归

*没有深入了解设定,可能会和游戏里面的剧情有(很大)出入。

*CP铠露,OOC我的锅qwq


长城之外,是肆意席卷的滚滚风尘,奔涌朝前的魔种身影被他们踏起的尘沙模糊成大团大团的黄黑身影。隔了百里,也能听到他们仇恨的叫喊,不甘又凶恶。


花木兰站在城墙上,远远地望一眼,很嫌弃地扭过头:“怎么这么恶心。”


苏烈嘲笑她:“长的帅的会和这群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混在一起吗?”


百里玄策嘲笑苏烈:“那你应该和那群魔种混一起去。”苏烈听了要揍他,百里守约拦住了。他用眼神对苏烈说别闹,百里玄策同仇敌忾地小声说:“苏烈大哥,要是被刚来的小姐姐看到了可怎么好...

【铠/露娜】狂沙

*偏颇于原来设定的剧情,坐等打脸

*铠/露娜相关,兄妹好棒啊 


外边漫起狂沙,行人都已经匿回建筑里头。铠推开酒馆的门,伴随门开的吱呀轻响,他身上原本粘上的砂砾尽数扬落,整个人已是干净如新。


“羊肉,还有酒。”他低眼望着面前矮了小半个头的酒馆小二,等到对方忙不迭的点头应了,才寻了个位置坐下。眉目清冷,坐姿端正,倒像是学堂里的学生。周围已经收拾出来了,四张凳子,围着桌子摆开了。


他抿一口粗茶。


门又开了,不过是被人踹的,吱呀一声,叫的凄凄惨惨。酒馆里的客人斜了片目光过去,又挪了回来,表情镇定地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心里头却不约...

【碧蓝航线】早起计划

*碧蓝航线

*高雄/爱宕

*日常向


“你是不是又胖了?”


她们面对面坐着吃午餐,听到高雄这句话,爱宕拿起寿司还滞留在半空中的手停了停。


“少女的体重,可不能深究。”她回以惯有的微笑,是那种神秘又轻佻的弧度,好似能借着这句话不动声色的把高雄调戏一遭。高雄平静的转转眼珠子,没挪头,只是斜了一片目光上来。


我很认真。高雄用眼神这样说。按照爱宕对于姐姐的理解,她从来是不会随意做一些没有超过半成把握的结论的。高雄咽下盘子里的生鱼片,拿出餐巾擦了擦嘴角的芥末。声音清清冷冷地,仿佛只是做了个再简单不过的通知:“你该减肥了,我会监督你...

【碧蓝航线】碧海之上

*碧蓝航线

*俾斯麦/胡德


她用那样的温柔的目光望着她。


若是第一次看到的人,心里要低低的叫出声来。谁能想到俾斯麦向来冷硬如铁的目光竟然能够融化成水一般的脉脉温情?而这些温暖却是切实地存在着,譬如,当她遇见胡德的时候。


胡德匆匆赶到他们约定会面的地方,俾斯麦已经为她沏好了红茶,是她钟意的口味与温度。德国少女原本敛眉沉思,见到胡德,才舒展出浅浅的一个笑意,贴在唇角,很快就被攀升的温度蒸发了。


“和威尔士亲王他们讨论得有些晚了。”胡德还微微地喘息,话声中饱含歉意。


“没事。”...

【双龙组】夏时酒

*阴阳师手游同人。荒×一目连。

*私设如山。OOC。


先是小雨成网,絮絮密密地兜满整片天幕。雨滴溅落在前段时日才抽出嫩芽的,庭院的植物上,满目涌动的盈盈水绿。

晴明站着看了一会,才无奈地扭头对受邀来做客的博雅道:“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

博雅倒是很洒脱:“没关系,反正术法嘛,在哪儿看都是一样的。不如你让我看看你是怎么召唤式神的?”

晴明点头应允,窸窸窣窣的细碎声响过后,两人钻入屋内。一目连才拎了一壶酒,不紧不慢的走出来。

“鬼王给的。”一目连道。

他将酒壶摆在静默端坐着的荒的面前。闻言荒抬头看向一目连,只能望见一片模糊又清浅的绿色之中。

一目连的...

光影在荒身后的廊外撒落细碎斑驳的一地亮色,温度随着太阳的爬升无息攀爬,一丝热气在他面上凝出红润的色。
花鸟卷轻盈的乘着画卷漂浮、领着荒一路来到晴明憩息的屋前。她与荒耐心的等候里头的交谈声渐渐歇止,才伸手拉开纸门。
屋内打算出来的一人也侧身让过。只露出一只眼,日光在半边白色的发上流淌,像是刀刃一般刺目,金色的龙在他身后盘旋、鼓涨,发出低沉的对陌生来客的警告。
花鸟卷道:“风神大人。”
一目连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又有所感应的瞟了花鸟卷身后,一直不曾出过半句话声的陌生妖怪。
不是陌生,也不是友善的眼神。荒想,他在一目连的左眼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真是狼狈,他在内心暗嘲。

“啊呀,那你现在就是晴明大人的式神了罢...

【双龙组】重逢

*阴阳师同人,荒×一目连。

*OOC。

*想写的是阔别许久后的一见钟情……感觉没写出来,不知所云。


1.

那是一双狭长而冷厉的眼瞳,目光锐利,仿佛是秋日晨霜之下的出鞘刀刃,悄无声息便能取人性命。

“如此……就麻烦一目连大人去帮忙照顾新来的式神了。”八百比丘尼唇梢的微笑从容温和,曼声传达完晴明的托求之后向着一目连躬身,对方颔首回应之后,方才不急不缓的离去。

一目连又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回面前的青年——新来的妖怪式神——身上。青年也在打量他,如同人类一般的、却又比人类俊美许多的青年绷紧嘴唇,抿出拒人千里的僵直线条。眼神有若实质——是刺骨的刀——在一目连身上游移。

冷,而锋...

【酒茨】落魂

*酒吞童子×茨木童子

*有ooc,没剧情,本来是想要写感情戏的。


一.

最初,那不过是低声、模糊的细碎絮语。他需凝神仔细倾听,才分辨出其中兜兜转转的意义来。待到那声响要悄无声息的从黑暗中渐歇渐止,他的思绪又要再度沉入混沌之中时,蓦地一句清喝,他听得分明:“魂兮归来!”

酒吞睁开眼,头脑茫然。

面前的阴阳师亦是惊疑不定的模样,蹙眉后退三两步,试探性的出声询问:“酒吞童子?”

妖气在体内转了一周——这分明是一副符纸构成的躯体。酒吞的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只是不耐烦的开口:“安倍晴明,为何我会在这里?”

晴明愣怔片刻方才回神:“我在召唤大妖,好借他们的力量借我一用。”

“...

标签: 阴阳师酒茨

【酒茨】当他们通关羁绊时茨木在想什么

*酒吞童子×茨木童子。

*有OOC,剧情清奇。

*设定酒吞茨木早就在一起。

一.

“我不去。”

酒吞冷着一张脸,阴沉沉的灌满沉重的云翳。他斜眼瞟向茨木的方向,看见茨木正乖乖的任由萤草一众小妖怪折腾乱糟糟的红发,没有留心他和阴阳师进行的对话。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神乐为难的绞着手指:“但是,酒吞,你知道的,我们这个寮除了你、茨木还有姑获鸟就没有别的能上阵的式神了。”

酒吞想也不想:“那便让姑获鸟去,总之这件事情,你休想让我或者茨木去做。”

神乐幽幽的:“你知道的,姑获鸟原先升级六星的材料……”

即使现在并没有战斗,酒吞也察觉到自己的狂气蹭蹭往上涨。阴阳师实在是太过...

标签: 阴阳师酒茨

【酒茨】软肋

*酒吞童子×茨木童子。

*有ooc,剧情清奇。

*大概是还没明白自己已经喜欢茨木的酒吞。


一.

“强大如吾友,怎么可能会有软肋!”

一行人回到安倍晴明的庭院之后,茨木终于忍不住的出声辩驳。他的脸上还残留稀稀落落的几道血痕,还隐隐朝外渗着血珠。酒吞抱臂看着,向身后的绿衣草妖丢去一个眼神。


事情的起因简单得很:无非是晴明掐指一算——今日八岐大蛇掉落破势。八百比丘尼也在一旁——煽风点火一般的——胸有成竹的微笑:“啊啦,我有预感,今日会发生很多事情呢。”


于是晴明招呼自己的式神们,酒吞看了看屋外的茨木,以一种...

标签: 阴阳师酒茨

他想起来——也不算是很久之前——那时他的眼神,目光,心思苦苦痴缠于瑟瑟红枫间起舞的鬼女。对周遭发生的一切漠不关心。
茨木最后一次找他的时候带了陈年佳酿,他没有接,茨木也无甚反应。
吾友,最后一次了。茨木笑笑说,姿容坦荡。丝毫没有对死亡的恐惧之意。
而那时他从未料到那竟是永别。

狐狸,你将要去往何处?
容我之处。李白答道,他碧色的眼望向白龙,韩信回以一笑,傲骨铮铮,依稀存着将军的风度。
那带上我,可好?
那个瞬间他的耳中只听得见风声,韩信的问话仿佛梦境才有的梵音。
好。
李白说。

他伸出手去,手指无力的收张,想要紧紧的,严密的扣住扁鹊的手。
但是扁鹊只是安静的以目光描摹他的面容,而后跌堕而去,寸寸碎裂。
一眼万年。

拂衣

*王者荣耀的白鹊同人。

*OOC有。

*背景是瞎捏的,剧情也是瞎捏的,认真你就输了。


一.

愿你星辰长相伴,天地皆入梦。


二.

那是一抹足以称之为凛冽的白影,突兀的从扁鹊头顶呼啸而过,伴着清亮而洒脱的长啸,街上的人听得分明:“好酒!好酒!不醉不归!”

于是一声难见的哼笑便从扁鹊嘴中轻慢哼出。这么久过去了,他还是这样的性子。而后扁鹊顿住,他们曾经见过,这个想法轻慢的席卷他的思维,但是又在哪儿呢?

毒医的眉皱起,他表情冷淡,伫立于洋溢兴奋的、人来人往的大街之上显得格格不入。发觉思索无果后,他无谓的耸肩,拉拢围巾提着药材不紧不慢的离去。


三.

 — 1 / 2 —  >
热爱可抵岁月漫长
 — 1 / 2 —  >
© 霜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