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吗?

【碧蓝航线】碧海之上

*碧蓝航线

*俾斯麦/胡德

 

她用那样的温柔的目光望着她。

 

若是第一次看到的人,心里要低低的叫出声来。谁能想到俾斯麦向来冷硬如铁的目光竟然能够融化成水一般的脉脉温情?而这些温暖却是切实地存在着,譬如,当她遇见胡德的时候。

 

 

 

胡德匆匆赶到他们约定会面的地方,俾斯麦已经为她沏好了红茶,是她钟意的口味与温度。德国少女原本敛眉沉思,见到胡德,才舒展出浅浅的一个笑意,贴在唇角,很快就被攀升的温度蒸发了。

 

“和威尔士亲王他们讨论得有些晚了。”胡德还微微地喘息,话声中饱含歉意。

 

“没事。”

 

咖啡店内人很少,自从发现“塞壬”以来,政府封锁消息的同时也将沿海地区的群众开始疏散。或许再过不久,胡德和俾斯麦常来的这家咖啡店也要人去楼空,胡德想到这儿,没有再细想下去,未来有的时候早已经设定好轨迹,她无从更改。

 

轻柔的乐声缓慢流淌,战火尚未波及到海洋之外的陆地,而灌满了死亡的阴云却沉沉漂浮在他们的头顶。

 

俾斯麦凝视着胡德。

 

她的目光一寸一寸地描摹胡德的面容,从她柔软的金发、小巧的耳坠、碧蓝温柔的双眼。那么美好,令她恋恋不舍。胡德略略抬高了视线,驳接上俾斯麦的,目光交汇时他们同时微笑起来。

 

“塞壬的存在瞒不住了。”

 

“已经收到消息了。”俾斯麦回答。她的手指无意识的轻轻叩击桌面。要不要告诉胡德呢?这个念头从她脑海中瞬闪而过,她抬头望向胡德,对方正垂着眼,似乎注意力全部都放在手中的红茶上,眼睫轻轻颤动,仿佛振翅即将跃走的蝴蝶。

 

胡德知道的。俾斯麦近乎绝望地想,她的口腔里满是苦涩的味道。当他们的双腿踏入海洋,换回舰装开始,他们将会是彻彻底底的、不死不休的对手。

 

她不敢想象胡德知道那个消息时候的表情。

 

“那你们的打算呢?”胡德的声音依然优雅、并且从容,如果不是俾斯麦,或许没人能发觉她掩盖起来的浓烈悲伤。

 

力量,绝对的力量。俾斯麦把这句话放在嘴中,反复地咀嚼,又咽下。如同缄默的鹰。

 

胡德没有再问下去,她摇摇头,挥手喊来侍应生结账,他们一前一后走出去。快要日落了,天边是灼灼的红,不远处是一片海滩,风捎来咸腥的味道。

 

胡德看着她,依然是温情脉脉地,“回去吧,俾斯麦。”

 

俾斯麦抬起手,把她垂下的一缕发别到耳后。

 

 

 

她的脚下是碧蓝的海洋,海浪无声地把战火的痕迹洗涤干净,无人能想象之前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恶斗。威尔士亲王远远地望着她,目光凶狠得像是失去了庇护之后瞬间成长的幼崽。

 

“我记得你。”威尔士亲王咬着牙说,“英灵在上,我们会取得最后的胜利。”

 

“但愿如此。”俾斯麦冷淡的回应。

 

胡德已经完全的沉入海平面之下了,俾斯麦望向远方,不言不语。

 

欧根亲王在她身后懒散的打了个呵欠,“回去吧。你早该知道的。”

 

“返航。”俾斯麦收回目光,下令道。她想起胡德,想起胡德的微笑,想起胡德的话声,风把过去吹过来,又牵扯着离去,一切变得无声又遥远。


评论(17)

热度(19)

© 鹿不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