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方是结果,不甘才是过错。
(●'◡'●)ノ❤不好相处,爬墙贼快,慎fo。

【碧蓝航线】早起计划

*碧蓝航线

*高雄/爱宕

*日常向

 

“你是不是又胖了?”

 

她们面对面坐着吃午餐,听到高雄这句话,爱宕拿起寿司还滞留在半空中的手停了停。

 

“少女的体重,可不能深究。”她回以惯有的微笑,是那种神秘又轻佻的弧度,好似能借着这句话不动声色的把高雄调戏一遭。高雄平静的转转眼珠子,没挪头,只是斜了一片目光上来。

 

我很认真。高雄用眼神这样说。按照爱宕对于姐姐的理解,她从来是不会随意做一些没有超过半成把握的结论的。高雄咽下盘子里的生鱼片,拿出餐巾擦了擦嘴角的芥末。声音清清冷冷地,仿佛只是做了个再简单不过的通知:“你该减肥了,我会监督你的。”

 

“人家才不要呢。”爱宕嘟囔,她用叉子叉起一块鳗鱼,塞进嘴里——用叉子吃饭,这种东西混合的吃法还是那群富余创新的白鹰战舰发明的。高雄曾经刻板的对此表达了不满,你的礼仪呢?她无声地质问爱宕。她的妹妹只是回以一个无辜的眼神,这样方便啊,她说,指挥官不是经常让我们去寻找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么,我觉得这样很适合啊。她让你们放飞自我,你怎么不直接上天?高雄冷冷地回,丝毫没有注意自己已经在无形之中被爱宕把智商拉到了同一水平下,接下来就是要被爱宕用丰富的经验击败的问题。幸好,她迅速的反应过来,又气恼地瞪了爱宕一眼,终止了这个话题。

 

高雄没有再给爱宕反驳的空间,她端起自己的餐盘,直接走了。

 

 

 

入夜之后,重樱战舰们聚在自己的宿舍内开会。高雄淡然地宣布了自己的计划,目的是为了让所有的重樱战舰们重视起来并且一起监督。赤城笑得花枝乱颤,到了最后甚至十分没形象地岔了气,哎哟哎哟的要加贺给她揉肚子,加贺动作轻柔地揉着,扫了扫一脸严肃的高雄和微笑之下早已暗流汹涌的爱宕。

 

“你真的决定了?”她慢吞吞的问。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么?”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要做好持之以恒的准备。”加贺笑了笑,“指挥官也这么做过。”

 

高雄来这片港区来得晚,因此她不知道之前指挥官也让爱宕去锻炼过,然而最后指挥官的计划以一种众人莞尔的方式收了尾——爱宕让掌厨的平海宁海多做了一份的包子,每日早上塞给监督她锻炼的指挥官,结果过了几天之后,指挥官惊恐的发觉自己好像隐隐有了要超越爱宕的……后来监督爱宕锻炼这事,就此揭过不提。并且指挥官私下里让所有战舰封了口,传出去我就不用做人了,她崩溃的说。

 

爱宕无辜地看向高雄,对方琥珀色的眼珠淌着清冷的光。

 

“绳锯木断,水滴石穿。平日的不懈锻炼才能在关键时刻带来胜利,我是这么相信着的。”

 

高雄迟疑片刻,深呼吸一口气,继续说:“当然,我也相信你。”

 

爱宕促狭地笑:“哎呀,这种话就该在一开始的时候说嘛,或许我会乖乖配合你的也说不定喔?”

 

“那么明天早起。”高雄道,“就这样决定了。”

 

“一起?”

 

“一起。”


评论(10)

热度(29)

© 鹿不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