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吗?

【铠露】同归

*没有深入了解设定,可能会和游戏里面的剧情有(很大)出入。

*CP铠露,OOC我的锅qwq


长城之外,是肆意席卷的滚滚风尘,奔涌朝前的魔种身影被他们踏起的尘沙模糊成大团大团的黄黑身影。隔了百里,也能听到他们仇恨的叫喊,不甘又凶恶。

 

花木兰站在城墙上,远远地望一眼,很嫌弃地扭过头:“怎么这么恶心。”

 

苏烈嘲笑她:“长的帅的会和这群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混在一起吗?”

 

百里玄策嘲笑苏烈:“那你应该和那群魔种混一起去。”苏烈听了要揍他,百里守约拦住了。他用眼神对苏烈说别闹,百里玄策同仇敌忾地小声说:“苏烈大哥,要是被刚来的小姐姐看到了可怎么好?”

 

苏烈只能憋屈地停住想要掀起一场内战的手。

 

露娜的余光一直望着他们,见状轻轻地笑了笑,“你们一直这样的么?”

 

铠闻言不答,温柔地拍拍她的头,手又移下去,为她轻柔地扫去发辫上的些许砂砾。他的目光向着更远的地方望去,魔种的脚步愈发地逼近了,他的手握上剑柄。

 

“走!”花木兰扬声喝道,她长笑着跨上马,一夹马肚,“咱们今天的晨训开始了。”

 

 

 

花木兰远远地丢过来一个东西,准确地落入铠的怀里,他低头一看——是一瓶金疮药。露娜也瞧见了,她伸手捞过来。铠十分心有灵犀地转过身去,露出受伤的肩头,之前他杀得太过起劲,一头被血气激得疯狂的魔种咬住肩头,獠牙穿透铠甲在肩头留下一道痕迹,不深,却很是狭长。

 

“疼么?”露娜手上动作着,低声问了句。他们之间靠的有些近了,几乎呼吸相贴,铠只要轻轻地一抬头,额头就能碰到她的嘴唇。

 

“还好。”他转开视线,闷声回答。疼么?经历得多之后,麻木了便再也不会感受到痛楚了。唯有这次不同,酸热的痛意从心底泛上来。露娜清澈明亮的瞳仁中倒映出他自己的影子,被风沙与鲜血磨练出的坚韧意志、以及抛弃过往黑暗的洒脱淡然,还有除了他自己少有知晓的隐秘爱恋。

 

露娜轻轻巧巧的给绷带打了个小结,双手撑在铠的膝上托着下巴,她的手指卷着铠垂下来的发辫。

 

“哥哥,你有心事?”

 

“没有。”他否认。

 

露娜闻言反而翘起唇角,仿佛知晓了兄长费尽心思掩盖起来的秘密一样。她伸出手捧着铠的脸,额头相抵。

 

“拜托……我们可是兄妹。”她的话声清清冷冷地,铠却品位出其中蕴藏的……笑意来。露娜继续道,“所以很多事情,哥哥,我都知道。”

 

她秀丽的面孔在他面前放大,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很近了,嘴唇亲密地贴合,铠还数的清露娜轻颤的睫毛,仿佛即将振翅欲飞的蝴蝶。

 

“既然你知道,那我就不说了。”他的声音听起来依然是硬邦邦的。手一下一下的抚摸露娜的头发。他们年幼时露娜经常会缠着铠,央求他给她讲故事,那时候他就会一边讲故事,一边轻柔地顺着她的头发,安抚劳累的练习之后疲倦的妹妹。

 

“不行。”露娜故作蛮横,“你不说出来就不算数。”

 

铠低低地笑出声来,宠溺又喜爱的表情。他的嘴唇贴近露娜的耳。

 

“我喜欢你。”他轻轻地、坚定地说道。这句话埋藏了太久了,从很早的时候开始,到了如今终于被他诉诸于口。

 

 

fin.

评论(15)

热度(101)

© 鹿不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