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方是结果,不甘才是过错。
(●'◡'●)ノ❤不好相处,爬墙贼快,慎fo。

Day after day

声明:

  1. 非国家设定。
  2. 主亲子分,副独伊,普洪。
  3. OOC警告。
  4. 全·架·空·向·设·定

 

段之一

西班牙人天性的热情注定了不会让安东尼奥发觉小孩子说变就变的脾气。尽管在离开基尔伯特家时罗马诺还抱着他的兄弟依依不舍的告别扁着嘴就只差哭出来,而一回到他家门口就板着脸对安东尼奥开口:“番茄混蛋!我只是为了不让费里伤心才勉勉强强的答应你的。”他哼了一声,“我告诉你,别以为我爷爷说怎么使唤我你就可以使唤我了!”他扯着衣摆,这令他看起来有点像膨胀的气球,“我是绝对不会向任何人屈服的!”字句铿锵有力。

安东尼奥只是笑得阳光灿烂,推着他来到浴室。“洗个澡,睡个好觉,这种事情明天再说。”

 

安东尼奥还记得他在基尔伯特家里见到那两兄弟的情景——躲在他们爷爷身后,费里西安诺抽抽噎噎的想哭又哭不出来的样子看着就让人心生怜意。罗马诺却是一副“谁也别过来我很烦”的样子。安东尼奥当时就被后者的模样给逗笑了——就像一个刚刚出炉的面包一样,看着就想让人咬一口呢。当时他这样告诉他身边的基尔伯特,对方则用一种“你没救了”的眼神无声的对他说,而后平稳的转过头平移着视线继续看伊丽莎白。

“我们这儿已经没有多余的房间了。”罗德里赫说,神色间夹杂了为难与抱歉,“实在是很抱歉。”

伊丽莎白正忙着将安东尼奥送过来的两大筐番茄拖进仓库。罗维诺眼神乱飘刚好瞅见那鲜红饱满,仿佛轻轻一碰就会流出浓郁汁液的西红柿,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空荡荡的、正不安的扭来扭去叫嚣着饥饿的胃,暗暗咽了口唾沫。探出头大声说:“我要吃番茄!我饿了!”

交谈声被强制性的暗下暂停。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安东尼奥。“原来你喜欢吃番茄?”他问的时候早已经动作极快的顺手递了个番茄,扬起一个——尽管弗朗西斯已经不止一次评论过这个看起来很傻气——的笑,“给你。”

罗马诺吃番茄的模样很可爱,脸颊鼓动,看的安东尼奥更想要戳一下或是咬一口。“对了——”伊丽莎白双手合拢搁在自己下巴下面,声音欢快的扬起,“小罗马可以住去安东尼奥家里呢。那样小罗马就能每天都能吃到番茄了。”

基尔伯特嘲弄地大笑:“就他?本大爷保证他连自己都照顾——”不了。但他没说下去,因为伊丽莎白剜了他一眼。

“不,阿普。”安东尼奥并未将基尔伯特的嘲讽放在心上——或是他根本就没听出弦外之意——他认真的反驳:“我已经二十岁了。”

“这根年龄有什么——咝!——关系!”基尔伯特的脸色在那个瞬间变得极为难看,但极快的就调整过来了。只是谁都看出来他的怒火在压抑的表情下隐隐的跳动着,很奇怪的是他居然没发作出来。

罗德里赫扶了扶眼镜,头疼的打断了他们幼稚的谈话:“罗马诺就跟安东回去吧。你——”他深思着,最后说,“费里西安诺就跟路德睡一个房间。”

罗马诺蹦起来:“我不要!”他的声音大得可以掀翻屋顶,“我不要跟费里分开!”

安东尼奥的脸色垮了下来,他俯下身递给罗马诺又一个番茄:“不可以吗?”他劝哄,“我家里有很多这样的番茄。”

罗德里赫插了句:“你可以跟你的兄弟通信,三个月可以来这儿探望他一回。”

罗马诺咬了口番茄,他想了想,眼神不自觉的朝上飘刚好碰到安东尼奥的眼瞳,他的脸腾的一热:“也不是不可以啦。”他说。安东尼奥的眼神“噌”的一亮,他情不自禁的捧着罗马诺的脸亲了一口。

下一秒——预料之中的——一个番茄就准确的糊在了安东尼奥脸上。

 

“喂,死女人。”基尔伯特压低声音,“你干嘛踢我?”

伊丽莎白翻了个白眼,撩起袖子露出一个森森的笑。“看你不爽。”她回答道,“不服?来打一架啊。”


评论(3)

热度(6)

© 鹿不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