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当如火。

他的嘴唇带有伦敦挥之不去的湿润冰凉。“阿尔。”我听见他一遍一遍的重复,“你会好起来的。相信我。”

不。亚瑟。我安静的想。我已经起不来了。我这样说,无声而艰难,伸出手想要环住他瘦弱的躯体,却发觉我早已被核弹摧毁的不复存在。

国家是不会死的。对,我的人民活着,但他们生存下去的信念早已经随着核弹的爆炸灰飞烟灭啦。我说。

我也想活下去,成为保护你的英雄,无论现在还是将来,又或许是遥远的过去。但是——他们不允许我的存在。

于是再见,亚瑟,再见,世界,再见,你亲爱的小阿尔。


评论

热度(2)

© 染霜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