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吗?

他感觉到冷。

谁都不清楚他为何还会醒过来,一个岌岌可危、如将倾之厦的国家本应在黑暗的梦境中深眠。永远的。让他的名字成为历史,所有人都将他遗忘,被历史的长河悄无声息的湮灭。

“哥哥!哥哥——!你开门啊!”阻绝他们的门板后是娜塔莎将近歇斯底里——将近叫喊——的声音,“让我进去啊!哥哥…我不会离开你的。”

他静静地开口:“春天快要来了。”

话声突兀的停止了。

沉默重新占据了一切,他感到自己的呼吸快要被这带着可怕压迫的沉默给死死地堵上。时间不动声色的缓慢流动,他望向窗外,飘着雪。

哽咽声。断续的话语。啜泣。最后是崩溃的痛哭。“哥哥!你让我进去啊。”她泣不成声。

 “娜塔莎,回去吧。”他说,而后阖上眼,陷入无梦的安眠。

 

“这是苏/联的失败,而不是社会主义的失败!”

大概是身体尚未彻底康复的缘故,这句话尖锐的扎入耳膜,直透脑海,掀起晕眩。伊万扶住额头,娜塔莎的表情变得紧张:“哥哥!你还好么?”

“没事的。”伊万难得没有躲避娜塔莎的关切,“进去吧。不然会议就要迟到了——”

嘈杂絮语止于他踏入会议室的那一刻。

“你好。中国。”斯拉夫青年不紧不慢的在王耀身旁落座。“我是你的邻居——伊万·布拉金斯基。”

他短促的笑了一声:“代表俄罗斯哟。”

 

美国人湛蓝的眼眸透亮,仿佛蕴藏了整片海洋。“伊万——HERO真没想到你还活着!不过以后你可别想着超越我了。”

笑声莫名熟悉,熟悉得令他厌烦。

“英雄先生。你把我留下来就是为了说这句话么?”伊万忍不住笑起来,好像听到了一个可笑的笑话。“虽然现在俄罗斯不能与你比肩,但在以后一定可以的。”

“还有啊。”伊万摩挲着随身携带的水管,“俄罗斯不是苏联噢。”

阿尔弗雷德的表情有一瞬僵硬。

“虽然我是他。曾经是。”

 

他注视自己的新上司:“你想为苏联举办葬礼?可以啊。”

“啊…不需要太隆重。放上一朵向日葵,再盖上一面锤子旗就可以了。”



考完试后再回来修……

看完一篇漫画后负能量max啊……什么CP,什么雪兔冷战红色夫妇……结果最后陪着他的只有自己一直以来都不喜欢的妹妹。

评论

热度(1)

© 鹿不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