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当如火。

·一个坑不需要有名字

·罗马诺第一人称

 

·一

那不能怪我。我对着该死的法.兰.西重复,一次又一次,我的嘴唇和喉咙很干——或许是因为愤怒,又或许是因为紧张。但我懒得去思考了,我得解释——那并不是我的错。“谁知道那该死的西.班.牙要冒出来给我挡下那个砸下来的花盆?”我说,“我躲得过去!”

“小罗维,你得知道那是不是你躲得过去的问题。”法.兰.西叹气,“但是事实上是安东尼奥给你挡下去了。医生说这能够好起来的,只是时间问题。”

“好吧,时间问题。“我嘟囔着,“该死的他必须给我快点好起来——他妈的弗朗西斯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只是不想照顾他而已!”

我的脸略微有点儿烫。法.兰.西动了动喉结,在他的话即将出口的时候我打断了他的话:“你他妈的给我住嘴。我会照顾他——是的,直到他好起来为止!”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那意味着我有将近半年——或者更久的时间不能去外面约会——他们把我跟费里西安诺的约会统称为“沾花惹草”。

“那最好了。”弗朗西斯笑起来,要是对一个姑娘这么笑当晚她就会爬上弗朗西斯的床,但是这对我没有丝毫用处。我翻了个白眼。大力推开门走近病房,里面西.班.牙这个失忆的混蛋正跟那位“每天都像小鸟一样帅”的男人有说有笑的。“安东尼奥,你恢复记忆了么?”我语气有点,一丁点儿的泛酸——这个该死的西.班.牙什么都忘记了却还跟基尔伯特有说有笑……

“小可爱。”西.班.牙挠了挠脑门,朝我抱歉的微笑,“还没想起来——”他快速的瞟了一眼叽里呱啦沉浸在自己世界里面的基尔伯特,向我解释:“只是我觉得跟他十分的……”

“投缘。”我冷冷的接了句,然后气急败坏的以一个蹩脚的“不许打扰病人”将基尔伯特赶了出去。即使事实上这个男人的确十分,非常的聒噪。

安东尼奥露出一个十分惊喜的表情,为我这个字词。“是的。小可爱,你真是太太太太太聪明了!”他赞赏眼中流露出赞赏——这令我十分受用,但我不会告诉他,绝对不会——我哼了声:“你还是快点想你来你叫什么吧,蠢货。”

我跟我那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弟弟不同,我还是有点儿歉疚心的。好吧,好吧,这次是西.班.牙挺身而出为我挡住了突然丢下来的花盆,感谢上帝只是让这个番茄混蛋失忆而不是直接上天堂!西.班.牙露出十分无辜的表情:“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这是我的名字。我是个国家。”他停顿了一会,十分头疼的回忆:“大概是代表西.班.牙。”

“你就是西.班.牙。”我没好气的说,“番茄混蛋,你给我好好照顾自己快点想起来。”

他笑起来,亮出一排洁白到晃眼的牙齿:“我当然会的,小可爱。”

这时候我确信他失忆了——而不是在演戏耍我——以往他都会叫我“小罗维”而不是“小可爱”。尽管这两者看起来没什么不同,但问题是谁都可以被他称呼“小可爱”。或许我只是其中一个,想到这里我微妙的不爽起来。

 

·二

接下来几天我都是在该死的西.班.牙的家里度过的……同时每天吃了午餐后我得给安东尼奥一遍又一遍的翻着一本大大的古旧的老相册,从过去的黑白到如今的彩色。一个很长的时间跨度,我垂着眼又翻了一页打了个呵欠。

西.班.牙拍了拍我的头——我想他看出我有点困了——说:“小可爱,要是你困的话就去午睡吧。”

“你能照顾好自己吗?”我撑着头问他。“怎么不行。”他爽朗大笑,“可别小瞧亲分了哟。”

这三天以来他倒是想起不少事情了——哈,不过都是他年少时期的事情——比如他跟法.兰.西和基尔伯特所发生的事,的一部分。我绝对不会在该死的西.班.牙面前承认我有点气愤,因为他不记得我。

“小可爱。”西.班.牙一脸忧愁的打理我散乱的床铺——那仅仅是因为我太过专注于照顾他而没有整理而已!——“你不开心。”他说。

“那是因为我不得不每天都要抽出时间照顾你。”我甩出一句话。

他无视了我的挣扎把我抱起来丢在床上,床垫很软,让我感觉就跟陷入了绵薄的云朵里面一样。身旁是西.班.牙身上的味道——番茄的味道,阳光的暖意。我绝不承认我脸红了。我把整个头都埋进枕头里,声音闷闷的:“该死的别过来碰我!我要睡觉!”

“好的。”他微扬的声调里隐约含笑,朝我裸露的脖颈上亲了一口:“有个好梦,小罗维。”

用枕头把他砸出去后我才反应过来他刚刚叫了我罗维。这也许是他的条件反射——呃,这种事情在西.班.牙没失忆前他对我这样做过许多次……好吧,或许这是个突破口。我暗暗地想,然后在午后洋溢的阳光里睡着了。



把我吵醒的是饥饿。我的肚子叫得很欢,这令我怀念起每个午后都有的下午茶……那当然是西.班.牙提供的。我可没时间去忙这活儿——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小可——小罗维!”西.班.牙的声音即使是从庭院里传过来也能让我听得清清楚楚。“快点来帮亲分摘番茄。”

“蠢货!”我拔高了声调,“只有你这个混蛋才会在这个时候去摘番茄!”我是不是该谢天谢地他还心心念念着他的番茄?把仓库里的篮筐丢给他,他朝我咧嘴一笑:“谢啦小罗维。”阳光下他的笑容晃眼,我的心跳都不受控制了……该死,我在想什么?

 


评论

热度(9)

© 染霜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