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方是结果,不甘才是过错。
(●'◡'●)ノ❤不好相处,爬墙贼快,慎fo。

【露英】租客

*架空,人类。

*伊万很……软。

*OOC。

*是片段。


亚瑟不止一次从表弟阿尔弗雷德的口中提起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名字,伴随着咬牙切齿与凶狠果决的把叉子插入面前食物——那股凶猛尽头,仿佛那块烤的硬邦邦的司康饼便是伊万一样。而现在,布拉金斯基就站在他的家门口。

他吸气,收起雨伞走上湿漉漉的台阶。“先生。我想我已经在电话中跟您说得清楚了…我下午三点钟才回来。”亚瑟眼中有些许歉意,为伊万的耐心等待:“如果您不嫌弃的话可以进去与我一起喝杯热茶。”

伊万哼出一个软绵绵的好。

屋内温暖干燥,妖精们的魔法总是如此贴心。亚瑟那群可爱的小朋友纷纷聚拢而来盘踞在他肩头。伊万跟在后头顺手带上门,看到亚瑟——与他肩头坐着的妖精后——斯拉夫青年与妖精对视一瞬后匆匆别开视线:“您的朋友很可爱。”

妖精惊喜低呼,围绕伊万身旁。斯拉夫青年好脾气的用手指弹弹妖精的翅膀,薄翅振动洒下粼粼光粉。

或许我可以与这位新的房客相处得……比较融洽。亚瑟想。

 

他们裹着毯子一起蜷缩在沙发上,房间的灯光调的很暗,电视屏幕的荧光将亚瑟昏昏欲睡的面孔修饰得柔和。空气的每个角落充斥红茶的沸腾甜香,亚瑟眯着眼睛小口啜饮,认真看着无聊电影的同时眼角余光不住往伊万身上轻掠而过。

伊万把亚瑟手中空下的杯子拿走,用不大的、却也能让对方无法挣脱的力道握住亚瑟手腕。“你干什么……”英国人小小的打了个呵欠,翠绿眼瞳满是朦胧睡意。或许坚持让亚瑟陪我看电影是个正确的决定噢……伊万的想法随着呼吸悄悄溜走。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亚瑟的睡意骤然逃走,他睁大眼睛,伊万与他嘴唇胶合十指相扣,他们的呼吸缠绵交缠。亚瑟闭上眼,睫毛轻颤。

伊万加深了这个亲吻。

 

这是个玩笑,又或许不是。伊万是个疯子,而这绝对没有否定答案。阿尔弗雷德不可思议的看着伊万拈起一块司康——亚瑟做的——面不改色的吞下。“万尼亚觉得味道还不错。”伊万的嗓音轻柔绵软。

阿尔弗雷德觉得他的大脑构造一定出了问题。

“愚蠢的俄国佬!”阿尔弗雷德叫起来,“你的味觉真是——有够差劲!”

“闭嘴。”亚瑟蹙眉止住阿尔弗雷德的话,“你不是说今晚把你的女朋友带回来么?”

噢。阿尔弗雷德的表情清楚明了的昭示他忘了这回事,万幸的是还来得及补救。他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完成了。他说。

“这是我女朋友,安娜。”阿尔弗雷德得意洋洋的对桌对面的伊万和亚瑟介绍自己的女朋友,伊万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的姐姐。这对姐弟以眼神倾诉最多的言语,而最后却依旧没有点破阿尔弗雷德并不知道的事实。


评论

热度(14)

© 鹿不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