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吗?

Resurrection

亚瑟死去的第三个月我决心启程寻找传说的哭泣之岛。弗朗西斯说我疯了。“你疯了。阿尔弗雷德,亚瑟不会想看到你这样的!”他震愕不已,连连摇头,“这东西根本就不存在。”

英雄从不接受反对意见。我找到一群与我志同道合的疯子。根据先祖遗留的手札启程远航,六个月后找到古老残破地图上的隐没岛屿。

“太棒了。”安东尼奥挥舞拳头,据说他的先祖曾有一代是海盗,好像还挺出名。弗朗离我们远远地,抱着自己的手臂,满脸不认同。每个人的心情迥异,我并不在乎这个,我只在乎亚瑟,那个为了救我挡在我面前而被对面疾驶而来的车辆撞得七零八碎的英国人。我甚至能清晰的回忆起那一幕,他朝我讽刺的轻笑。“阿尔弗雷德,还是我抢先一步。”他这样说。接着他就死了。

准备好后我们在雨林中艰难前行。满眼的灰色,连低微虫鸣都无法捕捉到一丝一毫。中途那对意大利兄弟因恐惧而放声哭泣。“路德,我们回去吧。”费里西安诺说,“这里充满了不详……”路德维希与安东尼奥护送那两兄弟回去。而弗朗西斯,在一开始他就拒绝与我们同行。“我不想被疯子毁掉!”当时他情绪激动的驳斥我们,搭上我们的船已然是他的底线。

伊万、王耀还有我继续沿着地图的指示前行。灰色的植物叶片无精打采的垂在我们眼前,麻木的搜索直至看到黑色的洞穴入口。“找到了!”王耀惊喜道。我们冲进去。戒指,我在晃眼的琉璃金银堆中疯狂的寻找。那个能让人实现一切愿望的戒指。

我如愿找到了它。拜托,我在心中疯狂咆哮,让亚瑟回来。捧着戒指的手不住颤抖。让亚瑟活过来。

王耀招呼我们回去:“这个消息越早告诉他们越好。”东方人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微笑。回去多花费了我们一倍时间。走出密密麻麻的树林,空阔的沙滩上只有稀稀落落的礁石与我们的船。灰寂空旷。森林没有虫子,沙滩没有海鸟。我们仿佛是这座岛屿仅存的唯一的活物。

“安东尼奥!我们找到了!”王耀远远地喊道,他的声音被海风吹得很远,撕扯的破碎。船搁浅在海滩上,天色阴沉,我看不清船的全貌。这时基尔伯特出来了,神色恍惚脸色苍白,好像下一秒就会崩溃又或者从高高的甲板上掉下来。

他朝我们做口型,我辨认了很久才明白他要我们朝着十点钟方向看过去。那里什么时候多了一大块礁石?我想。

接着我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我的呼吸凝滞住了。那个消瘦的身影我一辈子都不会错认。王耀的身体开始不可抑制的颤抖,伊万默默的抱紧王耀。

“阿尔弗雷德!停下!”身后是王耀歇斯底里的制止。我不在乎,除了亚瑟,我谁都不在乎。

我跌跌撞撞的跑过去,几次险些被柔软砂砾上的石子绊倒。亚瑟,亚瑟,我的愿望实现了。我喘着气跑到亚瑟面前,他藏在礁石之后,半边身子隐没在礁石的阴影里。他半转过身望着我,湿绿的眼睛好像是被雨洗涤过的森林。

“阿尔弗雷德!快走!不要过去!”王耀依旧在叫喊。

我想我知道为什么他们要制止我过去,以及为什么基尔伯特的模样看上去如此崩溃了。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英国人露出他一贯擅长的讽刺轻笑,就像车祸时的那个微笑一样。他晃晃身子,另一侧身体仿佛被什么重重的碾压过,破碎不堪,衣服上是早早凝固的红褐色血迹,他的手指以一种不正常的幅度向后弯曲,眼眶碎裂,眼球干瘪,柔软金发凝结大块血污,大腿上扎满玻璃碎片。

他真的活过来了。

用我永生难忘的方式。

fin.

评论(1)

热度(7)

© 鹿不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