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吗?

【黑桃KQ】归来的死者

*黑桃米英

*OOC·OOC·OOC

*背景是捏造的,作者没有文化请不要深究……|||


楔子

他即将迈入死亡。

战局至此注定了阿尔弗雷德的败北。路德维希显然不会放过他,红心国王的长剑悬挂他的头颅之上,蠢蠢欲动的刀尖沁出冰凉的杀戮。

阿尔弗雷德此时模样看起来有点狼狈不堪:柔软金发凝结大块血污,女神赐予祝福的披风在之前与红心国军队的战斗中被利刃被长枪被弓箭撕扯得破烂。要是亚瑟看到自己这样子,他的思维缓滞,准会用那迷人而刻薄的腔调斥责自己的衣衫不整。

可是现在没有亚瑟,他的视野只有因失血过多而产生的晕眩感觉。他仿佛能看见亚瑟此时此刻正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之下,在他们经常去的后花园那儿,托起一杯红茶将饮未饮。

“你输了。”路德维希冷静的昭告事实。阿尔弗雷德扯动声带想要作出回答,然而灼烧感扼紧他的喉咙他的声带,最后他只能缓慢的,坚定的吐出铿锵有力的一句话:“我决不允许…你伤害我的子民。”

路德维希的目光尖锐如刀,唇角线条冷硬锋利,他不曾作答,手腕一抖长剑稳稳破空切下。

意识彻底涣散之前他看见亚瑟的茶杯从手中跌落,一地碎瓷泠泠。

 

第一章

亚瑟温声阻止了女仆慌乱的动作。“这种事情不必麻烦你。”亚瑟说道,声音潜藏一丝难察的疲惫,在女仆难掩艳羡的目光下施展小小术法使得碎裂一地的瓷杯碎片消失不见。他挥手示意女仆先行退下,亚瑟压抑内心不安四周环顾,之前骤然传来某种失去重要事物般的痛彻心扉。亚瑟想寻求朋友们的帮助——然而平日给他带来欢乐的妖精朋友却失去踪迹,就连花园内玫瑰盛开都显得毫无生机。

窸窣脚步声由远到近在亚瑟面前停下,他抬起头,王耀抚平衣服褶皱端正落座。“皇后,”骑士眼中难掩兴奋欣喜,这稍稍使亚瑟低落的情绪变得振奋,“他们带回了好消息。”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仿佛有只手攥紧亚瑟跳动的心脏,他屏住呼吸认真凝视王耀的双眼:“他们赢了?”

“嗯,差不多。”王耀含糊回答,“不过有点可惜的是——陛下因为伤势太过严重——他伤着了腿——因此不能跟部下们一起回来。”

“那不错。”亚瑟展露笑颜,不轻不重的揶揄道,“这家伙的恢复力惊人,恐怕几天后就能活蹦乱跳的滚回来了。”

“那是当然。”王耀垂下视线,托起茶壶把温暖红茶倒进杯中的动作恰到好处的掩饰了双手不自觉的颤抖。沉浸在希望海洋中的亚瑟自然不会发觉王耀眼中压满沉甸甸的阴云。啊,王耀悲哀而无奈的想道,该要如何告诉皇后…陛下失踪的消息呢?

亚瑟并未洞察王耀内心的秘密。国度中心的钟楼发出悠远声响,十二声后缓缓停止,铮铮声响宛如羽毛轻柔点落亚瑟心头。远处似乎能够听见百姓们欢天喜地的呼喊。亚瑟呷尽杯中最后一口红茶,思索片刻后询问王耀:“举办一场宴会如何?百姓们需要一点刺激来抛弃战争给他们带来的不安。”

王耀欣然应允。“当然可以,我先把消息放下去,几天后再举办宴会。”

王耀匆匆离去,亚瑟托腮思考阿尔弗雷德归来之后的反应,他拿出口袋内的金色怀表——那是阿尔弗雷德在他们订婚的那天赠与他的(订婚礼物)——指针正一丝不苟的行走,内部零件窸窣作动的声音清晰明了。亚瑟的心情意外的变好不少——或许睹物思人的缘故——而后细心将怀表放回衣服口袋里。

金色怀表滑落大衣口袋,指针微微颤抖,而后仿佛被什么恶意制止一般,发出细小的一声“咔”,彻底停止了行走。


***


“所以说——你们还有谁想上来找死的?HERO可不会手下留情噢。”

恶魔们面面相觑,在此之前已经有三四个高阶恶魔(联手)上去想要教训——确切点应该被称为杀死——这位初来咋到,不知天高地厚的恶魔。但是无一例外的惨死在这个陌生来者的手下。

胶着的沉默。陌生人的尾巴转了转,直直指向高高在上的王座,清楚明白的暗示了他的野心。“如果你们没有意见的话……”他蓝色的眼睛逐一扫过恶魔们的面孔,“那个位置,就是HERO的了。”


T·B·C

可能会有后续。


评论(2)

热度(44)

© 鹿不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