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当如火。

“我需要一副墨镜。”

每次回港口都被自家舰娘晒一脸血系列。

其实不用回港口,在港口就已经被晒出血了。

其实并没有晒。

吃我安利!(这才是重点


终于让我有所觉悟是因为晓主动提出要跟萤火虫一起出击。当时我还是不明白她们之间的关系在昨晚短短的七分钟游戏中发生了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只是呆滞懵懂的问:“那你的姐妹们呢?”

“那个……”晓窘迫不安的四处张望,纷乱的视线看到某一点时定住,我顺着同样方向看过去,萤火虫正跟上下浮动的使魔一起朝我们——确切的说是响——兴奋的挥手。身后的海伦娜无奈的带着一群小学生等待她们的归队。

我回忆起今天的出征任务是让不省心的驱逐舰们升级。愣怔的片刻萤火虫忍耐不住的狂奔过来扯着晓远远地跑开了。我目送她们涉水远行,海风缱绻捎带腥咸的盐味钻进鼻腔,头顶姿势不正的帽子被风流轻轻掠走,抬头时俾斯麦抓住我的帽子沉默的递给我,我的手指扣紧帽檐久久没有戴上它。

“俾斯麦。”呼吸之中吐出叹息,“她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俾斯麦思考了很久,思考的时候她的眼神是很专注的,久久汇聚于某一个点上,但是她现在却凝视着远方海面与天空交接的末尾,我不知道她是在远目还是思考。“提督,敲门只需要几秒钟。”最后,她说。

我不明白话中深意。

“那么。”俾斯麦冷硬的唇角线条稍稍松动,温和的笑意挂在她的嘴角,“七分钟,就已经足够让她们互相了解了。”

 

她们是负伤归来。

“标枪是第一个摔的。”海伦娜面色无奈,“我们进入了夜战,敌方战舰就是瞄着她打……虽然有几次避过去了……”

“先带她去修理吧。”我说,目光一瞥刚好看到萤火虫和响紧握的双手。噢我的眼睛……看到她们相互对视笑得璀璨如阳光我默默转过头:“你们两个,萤火虫,还有响过来一下。”

或许于她们的想象之中我的语气就似那些想要拆散天作之合的情侣一般,她们露出坚定的表情,视死如归的朝我走来。可是为什么这个时候她们的手还是紧紧握着的?我默默的把头移过去。

萤火虫吃起东西来是极不安分的,把燃油冷饮吸得滋溜滋溜响,身子像虫子一样扭来扭去。坐在她身旁的响倒是十分安静的啃着子弹。

我托腮看着他们。等到她们吃得舒舒服服,萤火虫甚至小小的打了个嗝之后,我终于开口了。

“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给我解释一下。”

 

响认真的,仔细的给我说起昨晚的事情来。我实在无法想象到一个短暂的七分钟游戏能够改变她们之间——近乎毫无交集——的关系。关于响的改造,也只是我在某次谈话中无意透露出来,看到她抗拒的表情我以为这件事情不再有下文。

萤火虫插嘴说:“都怪伊斯特跟响说我很孤独……!”

怪我咯?

响的眼睛盈溢温柔的光。原谅我笨拙的大脑不知该如何形容她的笑容,那笑容是怎样的呢?仿佛就是一颗水润莹亮的钻石被细细的揉碎了,撒落浅浅的水池池底,被日光轻轻一映就会烁动温柔的光泽。

我深深吸了口气……这恩爱秀得太可怕我要死了。“我会尽早把响的改造计划提上日程的……”

她们相视一笑。

噢,妈的——里面的互动看得我真是……我不管回去之后我一定得让声望给我买副墨镜。同时把响的改造日期稍稍的、悄悄的那么挪后一点…现在都已经这样了,改造之后还让不让人活啦?

评论(5)

热度(8)

© 染霜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