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当如火。

文风挑战

1.自己惯有的文风

2.黑暗文风

3.KUSO

4.少女或小清新

5.翻译腔

6.苏

7.一看就有病

8.向原版致敬

 

1.

猜想了威尔士亲王与俾斯麦的对峙有可能发生的对话和神情。都是胡德的锅!

 

胡德这个单词脱口而出的同时俾斯麦便预料到大事不好。威尔士亲王的表情先是一怔,仿佛这个名字的到来令她猝不及防。而后她的头脑终于从震惊中开始运转,解除冻结,表情于瞬间蒙上某种冰冷渗人的冷漠。

“你…”俾斯麦迟疑着吐字,威尔士亲王的表情本能的让她感受到威胁,她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扣紧枪支的开关,蠢蠢欲动,等待凝固气氛被撕裂的那刻便是扣下扳机的时刻。

她展露冷笑,嘲讽异常的冷笑——仿佛是狭长尖利刀刃上掀下的寒光,此时贴在她的面孔她的眼角她的唇线,轻微上挑的唇角弧度像冷月下的弯刀,烁闪泠泠的杀意。

 

2.

对病娇来说爱你就要杀了你,俾斯麦病娇了,对不起。

 

从她身体喷涌而出的液体是黏糊、腥甜的,俾斯麦颤巍伸出食指蘸了一点,舌尖滚过时的味道真是妙不可言。俾斯麦这样想,她弯下身遮挡最后的光源。胡德闭眼安详的深眠,额角的发饰端端正正的别着,她伸手擦拭其上沾染的血迹。

既然我当初可以在丹麦海峡杀掉你,那么在提督府也可以啊不是吗。俾斯麦凑在死去的胡德的耳边喷吐声息。

我们都会永垂不朽。

 

3.

欧根亲王前脚踏出建造室的大门打算给我展示一下换了新裙子的快乐,后脚还没收回来就看到鼻青脸肿——也算不上,我只是脸颊被威尔士亲王掐得发青——的我。当时她就震惊了。

我沉默的拿着拉菲给我的水煮蛋敷脸。偏高的温度滚过淤青的部分,我咝咝的倒抽冷气。

“俾斯麦你怎么了?”欧根盯着我的脸。

我指了指身旁的拉菲。

《一艘德国舰船大起大落的人生》

 

4.

对于一个英国人而言,享受下午的红茶、点心是生活中不可分割的部分。

反击给她们沏好纯正的英伦红茶后就微笑着退下去了,胡德挽留时对方只是这么回答:“我可不能打扰你们的约会啊……”

“什么约会嘛?!”胡德的脸上仿佛要喷出热气,她局促不安的用手指缠绕卷弄自己的金色发梢,目光悄悄的朝着对面一丝不苟的德国少女瞥去。

却意外地收获到了对方安抚性的微笑。


5.

她走在空旷的大街上,天气阴沉,压抑,并且沉重。靴子踩踏着路面的石块发出踢踏踢踏的响声,许久之后她终于来到自己的目的地。关闭的铁门像怪兽闭合的牙齿,随时都可能张开血盆大口把她吃掉。

胡德叹了一口气,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声回应:“请进吧!女士!”

 

6.

参照以上全部。

 

7.

参照以上全部。

 

8.

P7你妈飞啦。


评论(7)

热度(8)

© 染霜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