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吗?

Better Together

*主角是萤火虫和信赖,胡德和俾斯麦。

*蒸汽朋克趴囖,魔法与近代科学之间的对峙。

*与老T一起讨论出来的脑洞,感谢跟我讨论出来的这个脑洞,完善了这个略奇怪的设定。 @T型提督_地狱七天游 

*因为要重新开始摸鱼了就把之前的片段发出来。

 


第一段.150722

:选取了萤火虫脱离家族,加入科学院并成为飞行员。与信赖共同搭档的部分。

 

时至此刻,萤火虫几乎要全然忘记之前的生活了——华服锦绣,蹁跹似蝶的羽扇,端正而刻板的贵族礼仪。如今那一切离她远远地,如那黑夜高高悬挂的星辰,遥不可及。

 

她敏捷的从机舱内跳下,把护目镜往上拉的同时不忘向守候多时的修理员问好:“嘿,信赖,我又成功完成了一次出击!今天击落了三艘战斗机——”脱下护指手套的左手竖起三根手指,在信赖面前晃啊晃,被对方拨开后她抢过对方挂在腰间的水囊,咕嘟咕嘟的灌了三大口。

 

背对萤火虫、蹲着身子认真修理飞机的信赖伸手捡起滚了几圈在地上蹦跶的螺丝:“你平安回来就好了,希佩尔女士说过的,不要太盲目自信了,不然下一秒你可能…”

 

“打住打住——”萤火虫扑上去捂她的嘴,“我可是勇猛进击的魔法少女!”

 

走过来巡视的希佩尔——萤火虫的导师——剜了她俩一眼:“在科学院‘魔法’这个词不能随便说,萤火虫,我警告过多少次了?”

 

萤火虫不吭声。身旁的信赖拧紧螺丝,加满燃油,平淡的接了一句:“十七次了。”

 

希佩尔故作严肃的脸闪过一抹薄薄的笑。她束起自己散乱的绿色长发,低下头看了眼蹲身修理的信赖以及黏在旁边的萤火虫:“今晚不训练了。”

 

“那我今晚就可以跟信赖一起了——”萤火虫先是欢呼一声抱住信赖,在对方闷声抱怨里笑嘻嘻的松开了,然后才询问:“为什么不训练?”

 

发卡别好额头散乱的刘海。希佩尔笑笑,轻声回答:“我妹妹找我呢。”

 

第二段.150723

:选取了胡德叛逆期反抗家族,周游世界认识俾斯麦姐妹并收留的故事。

 

胡德深知父亲的决策是正确的,按她现在的做法若是继续在家族呆下去的话,浪费一身魔法天赋在无用的事情上她迟早会被愤怒的族人除名。说是周游世界,不过就是想让自己避避风头。她想到这儿狡黠的轻轻一笑,那天欧根亲王被自己捉弄得狼狈不堪模样还历历在目,捉弄科学院的人让自己的心情愉悦不少。

 

刺耳的声响之后颠簸行进的马车缓缓止停。随从拉开车门,胡德提起繁复裙摆从容走下,步伐优雅。推开门前她的动作停住,目光朝自己左方看去。

 

灰头发的,灰蓝色双眼,一对姐妹。胡德这样想,停顿太久引来侍从的疑问,她唇梢是一贯的微笑。“看到那对姐妹了么?我对她们很感兴趣,把她们打理干净了领上来找我。”

 

话说完后她再度转头朝着那对姐妹的方向远远投过一瞥,巧的是那位稍稍年长的姐姐也抬起头,黯淡的眼瞳,警惕的眼神,撞入冰蓝色的眼瞳时掠过一丝光亮,仿佛终于黑夜中蹒跚已久终于寻觅到亮光的旅人。

 

第三段.150724

:采用第二人称,描写了俾斯麦与胡德之前的罅隙。

 

你匆匆穿过长廊,灰色的头发快速从来往的仆人眼中闪过就似那天际翱翔的苍鹰,你怀揣胡德要求你拿给她的书籍唯恐浪费她学习的时间。即使你早已因胡德对家族长辈百依百顺的态度而稍有厌倦,然而你不愿让胡德知道让她伤心,毕竟她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收留你,收留提尔比茨,给予你们住处。

 

胡德是最黑暗时照亮你的光。

 

她看见你这么快就拿到她所需要的东西显得惊喜:“你做的很好。”胡德满足的轻叹出声,手指勾着杯子,刚泡好的红茶逸出袅袅热气。

 

你回复她:“这是我的本分。”胡德一向不愿让你受缚于这些规矩,她的眉毛皱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别这么说话。”她又舒展出浅薄的一个笑,带有贵族的雍容气息,“俾斯麦,我一向不喜欢你这么说话。”

 

150725

严谨的天性注定你听从规矩而不是听从胡德,你状似顺从的微笑,所谓微笑也不过是眼中稍稍柔和的眼神。“我下次会更正的。”你应答道。

 

胡德摊开你带给她的资料,却不曾阅读,她撩起一缕散落的长发别在耳后。“还记得么。”她的声音听起来虚浮,充溢对过去的怀念,“不知不觉你在这儿呆了四年了。记得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啊……”

 

你平静的接上:“在宾馆门口,我和提尔比茨刚被赶出来。”

 

“那时候你看着我,柔柔弱弱的样子,表情却十分的凶狠,像一只野兽保护它的幼崽。”胡德比划了一下,发觉几个手势不能表达出她的意思之后无奈的耸肩,“——那是十分有灵性的眼神。那时候我就被你的眼神戳中了,我就想,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那股光消失啊。”

 

她小口啜饮杯中红茶,细碎日光打落于她的眼睫之上,投下一层扇形的薄影。你看的出神。那时候她也是这样,低头逆光看着你,与你护在怀中的提尔比茨,眼神有着炫亮的光彩。随心所欲的自由。后来你想起这天的这幅画面,如此评价。

 

然而金丝雀永远逃不出牢笼。这四年你看得清楚,胡德从之前的锋芒毕露成为如今的贵族小姐,用柔软的音嗓吟唱法术,变幻炫丽的流光。而那位带你脱离黑暗的胡德早已经被时光的涛声冲淡得了无痕迹。

 

第四段.

:全文略。

 

第五段.150729

:第三人称,俾斯麦与胡德决裂分别后带上提尔比茨跟随欧根来到科学院。

 

预料之中,也是预料之外。一切有如狂风骤雨的迅速席卷了俾斯麦的大脑,她忘不了离开时胡德悲伤愤怒的眼神,冷硬的表情昭示了他们关系的彻底破裂。

 

她低头盯着自己的手臂眼神漠然,她用这只手拒绝了胡德。抬起手臂又放下,手臂仿佛有电流窜过一样带来微小的麻痹感,俾斯麦想自己应该不要一遍一遍的去回忆那天所发生的一切的不愉快,可是她知道要是自己不去想的话大概很快很快的——因为自我治愈——就会忘记它。那时候她和胡德最后一点的联系就彻底的断掉了。

 

提尔比茨懒懒的打了个呵欠,扭动身体在俾斯麦旁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下继续做她的美梦。马车不徐不疾的行驶。一切显得平和安详。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You won't ever be alone.

And if you hurt me.

That's okay baby, Only words bleed.

Inside these pages you just hold me.

And I won't ever let you go.

Wait for me to come home.

脑补了一下俾斯麦可能会对胡德的告白……无视它吧。

我还是能做到日更的。

评论(7)

热度(8)

© 鹿不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