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万人敬仰,我碌碌平庸。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

手中的茶杯温暖舒适,是我习惯的温度。

面前的威尔士亲王静静地看着我。

“俾斯麦呢?”

我磕磕碰碰的问——这不对——我说话理应不是这样——


评论(1)

热度(2)

© 荇早|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