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吗?

复活

1.

那是一种冷冰冰的沉默,凝固延滞在房间里,苟延残喘挥之不去。

胡德推开门时手中托着一杯刚刚泡好的红茶,她敏锐的发觉不对,俾斯麦转头看她,眼底压满沉甸甸的阴翳。

“胡德。”俾斯麦说,她的声音沙哑,仿佛喉咙里含着沙砾。

她很久没有见到她这副模样了,最近一次,是在两年前——

“威尔士亲王回来了。”

——威尔士亲王永远的沉眠于深海的那天。

茶杯摔在地上四分五裂,红茶渗进脚下的地毯氤氲出红褐色的血一样的颜色。胡德的目光紧紧的胶着在细碎的瓷片上,指甲几近要陷入掌心。

“你说什么?”她轻声问,仿佛身陷梦境的人的低声呢喃。蓝色的眼瞳漾起粼粼波光,又或是翻涌的深海海面,有一层软软的水雾附着在她的睫毛上。

tbc.


无聊的脑洞,不定时填。


评论(2)

热度(15)

© 鹿不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