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吗?

一份问卷

1. 最擅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CP为猫茶,蒸汽朋克趴囖。

    仿佛是她沉湎于某个午后的梦境,俾斯麦看见了胡德。她们的距离十分的贴近,鼻尖相碰,胡德呼出的气息轻柔抚摸过俾斯麦的脸颊。她甚至能看到胡德脸上的,细细小小的绒毛。

    她们很久没有如此安静的在一个空间内相处得如此融洽。就好像回到了很早的时候,俾斯麦坐在床边,眼神依旧锐利如出鞘的刀,灰发少女垂眼静静地注视躺在床铺上休憩的胡德。叹息经由喉咙溢出嘴唇,却轻柔缱绻无法打扰沉睡者的安眠。


2. 最不擅长,但非常喜欢读到或者看别人玩的风格/梗是什么?请描述一下。

谁都喜欢,谁都不擅长。


3. 有没有雷的梗?请描述一下。

好像没有特别雷的。

 

4. 请用第三题的答案写一段你ship的CP,不能写得你自己认为雷。

没有就是没有!下一题o( ̄ヘ ̄o#) 

 

5. 有没有不吃的CP或者接受不了的拆逆?

有啊。比如说猫茶不能逆,虫信不可拆,其他都随意吧毕竟没有什么感觉。

 

6. 针对第五题的答案,如果接受不了,是否接受友情/亲情向?如果可以,试写一小段。

懒得写了。


7. 自己的文风能否做到多变,为你的CP试写两个画风迥异的片段,可以贴已有的旧文。

《复活》

那是一种冷冰冰的沉默,凝固延滞在房间里,苟延残喘挥之不去。

胡德推开门时手中托着一杯刚刚泡好的红茶,她敏锐的发觉不对,俾斯麦转头看她,眼底压满沉甸甸的阴翳。

“胡德。”俾斯麦说,她的声音沙哑,仿佛喉咙里含着沙砾。

她很久没有见到她这副模样了,最近一次,是在两年前——

“威尔士亲王回来了。”

——威尔士亲王永远的沉眠于深海的那天。

茶杯摔在地上四分五裂,红茶渗进脚下的地毯氤氲出红褐色的血一样的颜色。胡德的目光紧紧的胶着在细碎的瓷片上,指甲几近要陷入掌心。

“你说什么?”她轻声问,仿佛身陷梦境的人的低声呢喃。蓝色的眼瞳漾起粼粼波光,又或是翻涌的深海海面,有一层软软的水雾附着在她的睫毛上。


《一艘德国舰船大起大落的人生》

我是俾斯麦,德意志的结晶。据我的提督所说我的出生有点悲惨——

“我那时候在复习也没想那么多随手点了个公式哪知道就把你给造出来啦?”她是这样说的。

我沉默了一会:“提督,难道您没想过也有可能是我的妹妹么?”

她沉默了很久。最后是海伦娜替她说出了不敢说出来的话:“提督想说,以她非洲人的运气,是不能够造出提尔比茨的。”

“吃我一炮。”我说,然后她飞了出去。

8. 有没有坑过文?坑品如何?

 坑过,但是我自认坑品良好。


9. 请为被你坑过的读者写一个片段,内容是你喜欢的角色向其他人谢罪。

 “对不起。”

她一口纯正的德语,却艰难的吐出道歉的话语,仿佛是卡壳的枪。


10. 有没有出过本子?如果有出本的想法,请贴一段现有的文中你认为最惊艳,最能作为本子风格宣传的片段,不能太长。

没有出过,也没想法,因为太懒了。 


11. 上面写了那么多,累不累?

 还好。


12. 以上写的片段里的CP是否都来自一个fandom?如果不是,多久爬一次墙?认为自己是专一型的写手吗?

是,经常爬墙,不是专一的人。


13. 有没有无论墙头如何变化都能玩到一起的好基友。大声说出对方的名字。

  @Function_南极住民 


14. 请为认真读这份问卷的喜欢你的读者卖一份自己的安利,贴一篇目前为止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作品。最好贴链接地址。

最满意的永远在后面。 


15. 请推荐一位你最欣赏/最崇拜,或者风格与你最合得来的其他写手,可以附上ID和主页或作品地址。

pass。


16. 邀请他/她也来填一填这份问卷如何?

pass。


有战舰少女相关内容就打tag啦ε = = (づ′▽`)づ 

评论(2)

热度(7)

© 鹿不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