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当如火。

拂衣

*王者荣耀的白鹊同人。

*OOC有。

*背景是瞎捏的,剧情也是瞎捏的,认真你就输了。


一.

愿你星辰长相伴,天地皆入梦。

 

二.

那是一抹足以称之为凛冽的白影,突兀的从扁鹊头顶呼啸而过,伴着清亮而洒脱的长啸,街上的人听得分明:“好酒!好酒!不醉不归!”

于是一声难见的哼笑便从扁鹊嘴中轻慢哼出。这么久过去了,他还是这样的性子。而后扁鹊顿住,他们曾经见过,这个想法轻慢的席卷他的思维,但是又在哪儿呢?

毒医的眉皱起,他表情冷淡,伫立于洋溢兴奋的、人来人往的大街之上显得格格不入。发觉思索无果后,他无谓的耸肩,拉拢围巾提着药材不紧不慢的离去。

 

三.

李白在宿醉后的头疼中醒来。

最先做出反应的是嗅觉。剑仙抽抽鼻子,整个屋子里都是一股浓厚的药味,味道极重却不刺鼻,若有若无的涩味。昏沉的脑袋被刺激得一激灵,他条件反射的朝身旁一摸——空空如也。

“我的剑呢?”李白喊出声来,然而最重要的不是这个,“我的酒壶呢?!”

可能因为太过激动,扁鹊推门而入的那刻好巧不巧看到剑仙由于激动的缘故扑通一声栽倒在地。李白揉着发红的额头发出模糊而痛楚的哼声。扁鹊平静的观赏完这场由剑仙引导的单人闹剧,才随手从不知哪个角落翻出一张膏药贴在李白额头伤处。

“真是好能耐。”扁鹊道,语气平平,听不出是什么情绪。

剑仙讪笑着:“真是谢谢这位……呃,神医。只是不知神医要如何称呼?”

“扁鹊。”

剑仙大人十分自然的凑上去:“看来是神医大人将喝得烂醉的我给带回来了,大恩大德真是不知要如何报答。”

扁鹊反应依旧平和,或许称之为冷漠更为合适。他背过身调试药物:“我本来以为那是一具能让我拿来研究的尸体。”

“只可惜李某的钱都拿去买酒了,不然指不定我还能邀上神医来一杯。”这么一说,剑仙的话里就有了几分豪气凌云的理直气壮,“不知还有没有别的方式来回报神医的救命之恩?”

既然没钱就让他走好了。扁鹊想。反正毒医扁鹊,救人随兴,就当做是与故人太过相似不忍他露宿荒山野岭好了。于是他放下手中的药剂,对上李白笑的灿烂的一张脸,指了指门口。

剑仙的脸上先是显露诧异,而后陷入思忖,最后无可奈何的耸肩,妥协的意味十足。这番奇怪的举措让把所有都收归眼底的扁鹊也不由得心生疑惑——或许他还有些别的毛病不成?

 

四.

自那以后,扁鹊遇见李白的几率便略微的高了起来。

遇见便遇见吧,出于礼节,扁鹊冷淡的点头示意,李白却仿佛感觉不到对方的疏离,热情的贴身上前,手臂甚至勾住毒医的脖子。“我从好友那儿顺来的陈年老酒。”难以忽略的醇厚酒香中剑仙笑的豪气,“你要不要也来一口?”

剑仙刻意制造的偶遇太过蹩脚,而扁鹊也不是一个长袖善舞的人,如此几次后他不由得心生仿佛被戏耍的恼怒,眼底浮现一层薄薄的愠:“剑仙真是好兴致。”

“咦。”李白道,“你这么说可不对,不是你让我陪着你的么?”

“何时说过?”扁鹊哑然。

剑仙一脸无辜:“你那日指着门口,不正是让我留下的意思。”

真能瞎掰。扁鹊想道,他几乎要跪倒在李白这强大而丰富的联想能力之下。深呼吸几轮后,他又豁然,留下便留下,这地方,多她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五.

事实证明,李白是个极为有用的免费劳动力。

这是扁鹊在李白随他上山采集草药时发觉的。剑仙自然而然的背上了堆满各种稀奇古怪的药材的的草筐。扁鹊也没推却,随他去了。

剑仙显然不适合安安分分的赶路,他喋喋不休,东南西北胡说一通,上至各种朝廷闲杂,下至各种或真或假的野史。扁鹊垂眼盯着周遭被他们踩的乱七八糟的野草,不接话也不搭话。

待到李白将想得到的都说完之后,他回头对扁鹊道:“你觉不觉得我们这样,就好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扁鹊神色不变:“不觉得。”

剑仙的肩膀垮下去,有点丧气的样子:“你可是第一个让我有这种感觉的人。”

扁鹊不为所动:“真是荣幸。”

这样的回复倒是在他意料之中,李白打量扁鹊,对方用围巾与绷带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但他曾多次偶然碰见过扁鹊层层掩饰之下的、颓灰的、泛着腐朽气息的皮肤。那曾经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李白想,只是多年未见,他就成了这副模样。

便如石子投入静水,悄然泛起无声波澜。李白胸腔里翻涌莫名漫上的难过。

原本不规矩走路的人突然停下脚步,扁鹊随之驻足,询问尚未出口便被李白抱住。

他们贴的很近,扁鹊甚至能捕捉到李白呼出的、缱绻着酒香的温暖气息,李白抱着他,力度不大却也不能轻易挣脱。他抬了抬视线,安静的望着李白。这种情况下,李白理应说些什么狡辩一下自己突如其来的动作,然而剑仙并未作出解释。

过了一会,扁鹊突然出声:“你很像我一位故人。”

然而李白却笑起来,他避开了扁鹊的话题。“看吧。”他得意洋洋的,“我就说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六.

扁鹊从未对李白讲述过他的故事。例如为何会沦落至此,一副非人模样;再例如为何自从于城中偶然遇见两位陌生男女之后,他便神思游荡,仿佛被吸走了魂魄。

李白眼底承满沉甸甸的阴云。酒楼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狄仁杰坐在他的面前,托腮旁观剑仙一杯又一杯的斟酒畅饮。

“打探他们的身份费了我不少功夫。”狄仁杰开口道,“那个男人么,名唤徐福——你应当知道的罢,另一位也就不用费舌了。”

李白道:“不知我现在赶回去还来不来得及。”

狄仁杰斜眼眄他:“估计此刻,元芳已经找到毒医了。”

他了然的点点头,举杯欲饮却迟迟没有动作。

最终还是要失去他了啊。他想起有很多个午夜梦醒时分,曾瞥见扁鹊坐在屋外,以一种悲伤而又怀恋的眼神盯着自己的剑。

扁鹊早就认出他是他口中的那位故人,却不曾指出,李白也没有点破。剑仙乐观的认为他们能维持这种关系,却忽略了扁鹊经历过的种种。他是要复仇的,而当他的唯一的心愿结束时,便与这个世间再无瓜葛了。

“那我问你,他们藏匿之处在哪?”沉默良久,李白开口询问。

狄仁杰诧异的抬眼看他,摇摇头:“告诉你也无妨,但是来不及了。”

 

七.

飒飒风声缠绕枯树枝丫,脚下的枯草被他踩的刺啦作响。

酒楼出来后他循着狄仁杰给的方位过来,周围静谧无声,就连虫鸣声响也已销声匿迹。李白站在屋前,面色沉郁的破门而入。

料想之中的空无一人。这里曾经发生了一场恶斗,或者没有。直到他看见了十分熟悉的物件。

他走过去,那物不知遭遇了什么,早已被腐蚀得看不出原本模样。但剑仙心里清楚——

那是扁鹊的药囊。

李白看了很久。直到天色渐渐黯淡下来,夜色尽数倾泻而入,他才微微一动,打算拿起药囊时,药囊却在他的触碰之下悄无声息的化成灰烬。

什么都不剩了。


完。

设定扁鹊曾对元芳有恩,于是元芳为了报答对方就把徐福的隐匿的住处告诉了扁鹊。

文笔拙劣_(:зゝ∠)_十分抱歉。

评论(5)

热度(32)

© 染霜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