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当如火。

他伸出手去,手指无力的收张,想要紧紧的,严密的扣住扁鹊的手。
但是扁鹊只是安静的以目光描摹他的面容,而后跌堕而去,寸寸碎裂。
一眼万年。

评论

© 染霜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