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当如火。

狐狸,你将要去往何处?
容我之处。李白答道,他碧色的眼望向白龙,韩信回以一笑,傲骨铮铮,依稀存着将军的风度。
那带上我,可好?
那个瞬间他的耳中只听得见风声,韩信的问话仿佛梦境才有的梵音。
好。
李白说。

评论

© 染霜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