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当如火。

【酒茨】当他们通关羁绊时茨木在想什么

*酒吞童子×茨木童子。

*有OOC,剧情清奇。

*设定酒吞茨木早就在一起。

一.

“我不去。”

酒吞冷着一张脸,阴沉沉的灌满沉重的云翳。他斜眼瞟向茨木的方向,看见茨木正乖乖的任由萤草一众小妖怪折腾乱糟糟的红发,没有留心他和阴阳师进行的对话。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神乐为难的绞着手指:“但是,酒吞,你知道的,我们这个寮除了你、茨木还有姑获鸟就没有别的能上阵的式神了。”

酒吞想也不想:“那便让姑获鸟去,总之这件事情,你休想让我或者茨木去做。”

神乐幽幽的:“你知道的,姑获鸟原先升级六星的材料……”

即使现在并没有战斗,酒吞也察觉到自己的狂气蹭蹭往上涨。阴阳师实在是太过老谋深算,酒吞恨恨的想。

神乐说:“我也不舍得茨木伤心,所以呢……”

酒吞烦躁的挠了挠自己的一头白发。

“成,我去。”

忍吧,他劝慰自己,为了不让茨木伤心。不过去打个副本而已——

 

二.

他环顾周围的队友:山兔目露凶光,随时准备着飙到最高码;座敷童子沉稳的掸去衣服上的灰尘,显然是做好了接下来要放血的准备;椒图缩进贝壳,摇摇扇子笑眯眯的;桃花转了几个圈,又差点扑倒在地。

看上去再正常不过,只是——酒吞艰难的把目光自一旁的观战席位上挪回,平静的问神乐:“给我一个解释——为什么茨木会来?”

神乐也很尴尬,手中的伞尖在地面划拉出几道浅浅的痕迹。“那是因为茨木听说你要出阵,很激动……我们都尽力了……”她的声音愈发低了下去。

要是能够揍队友该多好。酒吞掂了掂手中蓄势待发的鬼葫芦,他可以保证自己招招暴击。

 

三.

他们的速度很快。顺序无非是,山兔跳舞,椒图笑着呼道:“痛痛飞走。”,而后酒吞再面无表情的举起葫芦,接着神乐再给一个疾风。茨木几乎被酒吞冷厉的鬼王气势迷得七荤八素,心思全都在酒吞身上,自然也没注意过酒吞痛殴的对象究竟是谁。

变故发生于第五层的第三回合。

酒吞打量面前不远处的鬼女红叶,她很美,他心跳很快,但不知为何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又转过头望望茨木,发现红发大妖扭头对旁边一同观战的灯笼鬼吐露赞美之词:“吾友真是强大!”

灯笼鬼咧着漏风的嘴:“嘶……是呀!”

他又扭过头,茨木的赞美总是百听不腻,这致使他忘记已经到自己出手的回合了——神乐用伞在背后戳了好几下他才回过神。举起葫芦,又是三下攻击,挟着不可阻挡的气势尽数落在鬼女红叶身上——

这个东西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酒吞快要崩溃,他终于是明白了之前妖怪们相传的“英雄救美”是什么意思了。可是这又不是我,眼神凶狠的想要把挡在红叶面前的酒吞给生吞活剥了。

更要命的是那个家伙还义正言辞的说:“本大爷绝不允许你们伤害红叶!”

酒吞低声骂了句滚你丫的,举起葫芦又是一顿暴击。

 

四.

越打下去,酒吞就越生气。他完全不能理解这奇怪的——每次只要他一想打鬼女红叶就会有一个红发酒吞突兀冒出——设定。

自从见到另一个酒吞挡在红叶后茨木就没说过一句话,包括之前的喝彩助兴也销声匿迹。期间酒吞频频看向茨木,红发大妖虽说依然认真的看着他们的战斗,不过这诡异的沉默,使得酒吞心里发毛。

该不会是生气了吧?

换位思考一下,若是茨木——常年赋闲在寮的——突然说要出阵去挑战副本,自己跟去后才恍然发觉是私会情人,虽说是过去式,虽然是单相思,然而这也很气啊。要是放酒吞身上,肯定要大卸八块然后再喂给鬼葫芦作饭后甜点。

打完后得好好安慰一下茨木,不仅如此,还得剖白一番以示自己早已放下红叶如今眼中心上人除了茨木再无他人。这番想法意外的激励了酒吞,接下来的关卡虽是艰难,也好歹是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五.

神乐怀抱着红叶的新衣服,蹦蹦跳跳的往前走。山兔他们跟在神乐后面咋咋乎乎,一片快活的气氛。

茨木和酒吞走在最后。红发的妖怪依然不说话,金色眼瞳里却烁闪亮光。

酒吞在他脸前挥挥手:“在想什么?”

茨木唔了一声:“在想刚刚的副本……”

酒吞急吼吼的打断他的话:“茨木——你得相信我——我心里除了你别无他人。”

茨木呆住:“吾友?我只是想说,刚刚的你真是英姿飒爽,纵使过去这么久,也无损鬼王气度。”

心底有些什么东西破碎了。酒吞艰难的出声询问:“那你刚刚一直不说话,在想的就是这些东西?”

“对啊。”茨木的头点的跟拨浪鼓似的,“对付另一个吾友应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一脸无辜,“因此我就想着——不打扰吾友的话,吾友就可以发挥出全部的实力了吧!”

酒吞心里又骂了句滚你丫的,忍无可忍的捶了一下茨木的肩膀,茨木显然不明白酒吞突如其来的一番举动,歪头疑惑看她。

“蠢货。”酒吞咬牙切齿的说了句,扳过茨木的头重重的咬上对方嘴唇。

fin.

评论(22)

热度(593)

© 染霜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