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方是结果,不甘才是过错。
(●'◡'●)ノ❤不好相处,爬墙贼快,慎fo。

【双龙组】重逢

*阴阳师同人,荒×一目连。

*OOC。

*想写的是阔别许久后的一见钟情……感觉没写出来,不知所云。


1.

那是一双狭长而冷厉的眼瞳,目光锐利,仿佛是秋日晨霜之下的出鞘刀刃,悄无声息便能取人性命。

“如此……就麻烦一目连大人去帮忙照顾新来的式神了。”八百比丘尼唇梢的微笑从容温和,曼声传达完晴明的托求之后向着一目连躬身,对方颔首回应之后,方才不急不缓的离去。

一目连又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回面前的青年——新来的妖怪式神——身上。青年也在打量他,如同人类一般的、却又比人类俊美许多的青年绷紧嘴唇,抿出拒人千里的僵直线条。眼神有若实质——是刺骨的刀——在一目连身上游移。

冷,而锋利。仿佛想要一刀一刀的将他抽骨剖皮。

 

“你就是一目连么?”

这位新来的式神名字……若没有记错应该是叫做荒。倏忽听见问话,一目连回过神来,沉声答道:“是。”

荒若有所思,专注的望着他:“听闻你曾经身为神灵。”

一目连道:“是。”

荒的嘴角便扯出一迹细细微微的弧度。他道:“我很好奇……因此想听听你身为神灵时候的故事。”

 

2.

原本是无风的平地骤然于瞬息之间掀起呼啸风流,而后又若被驯服的凶猛野兽一般寂寂盘绕在风神周围。

面前年幼的孩童需仰头才能与他对视,孩童笃定道:“你是风神。”

故作成熟深沉的语气令他失笑,手掌下传来人类特有的温暖与头发的粗糙质感。风神故作诧异道:“竟然被你发现了。”

小孩的眼睛很亮,并且有着不谙世事的温柔天真,像是笼罩在黑夜怀抱下安眠的深海。“才不是呢……”他别扭的支吾道,“我就是知道、知道你是——”

“那你一定知道很多东西了罢。”风神笑道,眉眼温柔。他将小孩勾住衣角的手扳开,覆上自己的手紧紧牵住,软嫩温暖,一如令他眷恋不去的人间。

“我当然知道……”孩童欢欢喜喜的开口说道,“你明天还会来!”说完紧紧攥住风神的手。

 

“那个小孩一定很喜欢你。”荒说道。仿佛也想起什么,语气很冷,似寒霜似冬雪,缓慢的剖开深陷回忆之中的一目连。

“大概吧。”一目连沉默半晌,才做出回答。

廊外神乐挂上的风铃泠泠作响,庭院的樱花树盛然开放,樱花妖倚附着树干轻声哼歌,柔软的音嗓婉转多情。屋外一派春意融融的欢欣气象,屋内的两人对坐,气氛却僵硬得接近窒息。

荒调整了一下坐姿,小纸人方才呈上的茶还未凉,他呷了一口,道:“那么,接下来呢?”

 

神灵也会虚弱啊。

小孩感叹了这么一声,又伸出手指,迟疑一会只是虚虚的戳向他右眼的方向:“痛吗?”小孩问道。

风神摇了摇头,对方露出明显的不相信的表情,迟疑一会,才开口解释道:“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都没有感觉。”

“啊,是这样啊。”小孩说,“但是这样值得吗?”

“为什么不值得呢?”他反问道,岁月悄无声息的逝去,逐渐失去人民信仰的、缓慢虚弱下去的风神依旧笑意浅淡,“我的子民过得很好——只消知道这个,我就心满意足了。”

“你不知道。”小孩摇摇头,眼中是一种不祥的、灰暗的颜色,“他们都是……自私、虚伪的。”

“保护他们是我的责任。”他暗地叹息,俯身搂抱住身形还未长开的孩童,垂眼望去才愕然发现衣领之下的伤痕。

“你怎么了?”风神沉声问道。手指抚摸过愈合的疤痕,轻柔得仿佛和暖微风的亲吻。

小孩低垂着眼,过了一会,才说:“我的预言出了错。”

当神灵被逐渐信仰的人民所忘记,当神之子原本准确无误的预言开始出现错误。被刻意筑造起来的和平的、安宁的假象如同一层薄膜,岌岌可危。

此时此刻,理应说些什么安慰言语的神祇作出的安慰仅仅是一个拥抱,小孩在他怀中仰起头,慢声问道:“风神大人,你明天还会来吗?”

 

3.

又静静的沉寂下去,一目连深陷于遥远的、不知是痛苦亦或是愉快的回忆之中,他苦涩道:“我食言了。”

“是的。你食言了。”荒短促的笑了一下,“那么你离开了那个小孩之后呢?”他一只手握紧手中茶盏,力道大的几乎要将它捏碎。

一目连没有说话,他抬起头,原本低垂的、茫茫的目光聚焦到荒的脸上,将对方隐忍的、将欲爆发表情悉数纳入眼中。

“我……真没想到。”一目连道,眼神温柔如往昔,“你居然长这么大了。”

“我找了你很久。”荒说道。自村庄被神怒降下的洪水淹没之后,他踏上一人的——同时决定寻找食言的风神——路途开始,注定过程艰辛,并且有始无终。他清楚神灵会为何而死,化作尘土,又或是如他一样堕落为妖怪。

“然后我游荡了很久,也见识了不少事物。”荒平淡的说道,“直到有一天,我听到一个消息说——过去的风神大人成为了晴明的式神。”

“……”一目连哑然,他沉默着,此时此刻理应说些什么,诸如“抱歉”、“辛苦你了”这类话语。但最后他只是长长的叹息道:“我曾经去找过你。”

当他堕为妖怪,去到原本每日与孩童会面的地方时,那儿早已是一片冰冷的深海了,浪潮翻涌,底下安息无数生灵。

不过就是离开了短短数日,一目连还记得当时自己的所思所想,不过他始料未及的是——这数日,终究成了永别。

“我是真的,从未想到过还会重新遇到你。”一目连说,有着自己也不确信的微小惊喜。

荒不说话,只是径直伸出手去,握住一目连有些冰凉的手。

他的手比我更冷,一目连想。

“那么——”荒的目光依旧很锐利,却又顺随着他的话声逐渐柔软,如同被刀鞘围裹的刃,收敛锋芒。

“风神大人,你明天还会来吗?”他这般问道。


FIN。

当然要来啊!来谈恋爱嘛!


评论(6)

热度(144)

© 鹿不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