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当如火。

【双龙组】夏时酒

*阴阳师手游同人。荒×一目连。

*私设如山。OOC。

 


先是小雨成网,絮絮密密地兜满整片天幕。雨滴溅落在前段时日才抽出嫩芽的,庭院的植物上,满目涌动的盈盈水绿。

晴明站着看了一会,才无奈地扭头对受邀来做客的博雅道:“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

博雅倒是很洒脱:“没关系,反正术法嘛,在哪儿看都是一样的。不如你让我看看你是怎么召唤式神的?”

晴明点头应允,窸窸窣窣的细碎声响过后,两人钻入屋内。一目连才拎了一壶酒,不紧不慢的走出来。

“鬼王给的。”一目连道。

他将酒壶摆在静默端坐着的荒的面前。闻言荒抬头看向一目连,只能望见一片模糊又清浅的绿色之中。

一目连的眼睛里有一湖温柔的水。荒慢慢的想。

小纸人“蹭蹭蹭”托着酒盏跑上来,给他们倒了酒,又跑的没影儿了。

雨势大了几分,噼噼啪啪地敲打着树叶,樱树在雨幕中轻盈的摇曳,仿佛少女柔软的腰肢。有很低的虫鸣声在声势渐大的雨里如同涟漪一般扩散开来。

这时候,理应说些话去活络活络气氛。荒就着该说什么思索良久,搜肠刮肚,最后才懊丧的发觉并没有好的——足够引起身旁风神的兴趣的——话题。

 

 

 

荒注意到一目连也有好一段时间了。确切的说,是从来到安倍晴明的阴阳寮开始,他心底存着的、对一目连的好奇便从未熄灭过。

是个很温柔的妖怪。

不仅别的妖怪这么说,荒自己在心里头也这么说。

一目连对荒总有一种看上去有意无意的照拂。譬如说,特意留给他的寿司,又或者是别的小妖怪送给一目连的点心,后来又被一目连匀分一半出来送给了荒。

以及,碧落太鼓上留给他的“护”。

这种温柔的、不动声色的照拂,对于荒而言,是继那个冰冷的夜晚之后再未体会过的。

而喜欢一目连,是荒最近才发觉的事。关于喜欢,以及要不要告诉对方,他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一目连,也因此去询问了烟烟罗。

“啊呀,你不告诉对方的话,怎么知道他是不是也喜欢你呢?”

烟烟罗笑得意味深长。

 

 

 

一目连轻柔的话声唤回了荒神游的思绪。

“我有事情想告诉你。”

“嗯,请说吧。”荒回答道,内心好奇的不得了,甚至还有一种莫名的期待和雀跃。

“啊,是这样的。”一目连低垂着眼,说道。荒注意到他的眉微微蹙起来,很好看,他的额发不太安分的落下来,荒长长的呼吸才压抑住想要伸出手去撩起一目连的头发的冲动。

于是,荒只能掩饰一般地喝酒。他感觉到清冽的酒香,滚过喉咙之后仿佛火焰烧灼。

还有对方又接下去的话语:“我好像喜欢你。”

嗯——嗯?!

荒定住了。

“当然,你不答应也没关系。”一目连轻快道,“毕竟这只是我的事情。”

“恋爱并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吧……”荒的脸烧的微红,这句青行灯曾经说过的话被他搬了出来。他垂下视线,看到一目连微微蜷起来的手指,白皙修长,他慢吞吞的伸出自己的手,抓住了。

一目连诧异片刻,又如释重负的笑起来:“那很好。”

他们之间的距离忽然靠的很近了,荒甚至能感受到一目连呼出的鼻息掠过自己脖颈上的一小块皮肤。

这时候自己应该也回一句“我喜欢你,不仅是好像。”吧?

等等。

一目连微微瞪大了眼,荒的嘴唇险险擦过他的脸,而后努力地睁大眼说了句“我也喜欢你……”之后,就闭上眼睛。

睡着了。

 

“居然醉倒了啊。”一目连此刻也感受到了几分无力。他托着荒软绵绵垂下的头,目光认真的描摹对方瘦削的脸。半晌才无奈地、温柔的笑起来。

接下来的事情,还是等他醒过来再说吧。


FIN。



写不出霸道总裁荒,还是比较喜欢看上去高冷其实很温和的……

嗯……不为ooc找理由了。


评论(4)

热度(37)

© 染霜白|Powered by LOFTER